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三卷【少年狂】 第四百零七章 上医医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声音低沉而压抑,语气里包含着一股痛心、无奈、恨其不争的意味,总理皱着眉头盯着林耀,咬紧的牙齿让他的脸颊肌肉都鼓了起来,显示出心中极不平静的情绪。

    “是。”

    林耀很干脆的给出了答案。声音不高不低,垂眉善目的模样让人根本无法将他与决定了数以百万计人生死的决策者联系在一起,仿佛仅仅是一个正在回答老师提问的初中生,青涩、执拗,态度却很端正。

    “怎么可以这样?社会上的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民红药业应该插手的!你们只要做好自己就行,制药卖药。国计民生自然有专门的部门负责!”

    总理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仿佛在教一个子侄后辈,那模样就差挥巴掌捆脸了。

    “我们没管这些”

    林耀的语气有些委屈,配合着他如今凄惨的模样,看起来很能博取人的同情心,只是在座的各位都不是那种爱心泛滥人士,这表现根本没让大家心中生起任何波澜,反而一直为刚刚听到的内容震撼。

    “民红本来就是个会员制度直销的公司,省掉了中间环节,让会员能够以最低廉的价格享受公司的服务,咱们可没插手什么事情,只是会员的选择和认定有自己的原则罢了。”

    林耀抬起头,扫视了整个会议厅的头头脑脑,“总不能让我们不喜欢的人也成为会员吧?咱家还没那么大爱。”

    顿了顿,林耀又嘀咕道:“这不能怪我们,我们本来就只是一家小的私人公司”

    “闭嘴!”

    总理大声吼道。表情很是有怒冲冠的架势。在如此高规格的会议中极为失礼,却也没有任何人嘲笑他,众人反而希望总理更加张扬一些,压下那个,慈眉善目的年轻人,最好是能够立刻扭转林耀的观念才好。

    “别跟我整套话!大家心知肚明,这些事情不允许民红插手!你们那个会员制度不允许再执行!”

    林耀抬起眼皮,无辜的望了总理一眼,然后缓缓低声回应:“哦,我一会打电话让民红关门。把能卖的都卖了,还了贷款好好过日子。”

    “无债一身轻,也该让我爸我妈好好享受生活了。”

    林耀的话让众人听得只想吐血,却也拿他无可奈何,这家伙简直成了一个滚刀肉。明面上不跟你斗,却用无赖撒泼的方式应对众人的要求。

    一家大规模的企业集团。说关门就关门,说不干就不干,这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随意。

    那各大的影响力,那么大的规模,还真下得了决定不要了,这林耀实在太非凡人!

    可从林耀的表现和对他掌握的一些信息分析,这种情况还真是很有可能生,他还真有可能完全看不上如今已经遍及全国的大型集团公司,对于这今年轻人,众人心里不约而同的想起一句该语老鼠拉龟,无从下手。

    总理喘着粗气瞪着林耀,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话了,如果目光可以教人,估计此刻林耀已经成了一张薄薄的飞饼,被总理和其他诸人的目光锤得体无完肤。

    主席不愧是中华第一人,此亥他就那么淡定的坐在主席位置,目光望着手中的一份资料,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会议厅的说话,那模样。那架势,很能稳定众人的心。大长老易破天垂手站在林耀的轮椅后,轻闭双目,仿佛正在站着入定修炼,外面的任何事情都跟他无关,他只要保护好林耀的安全就行。

    至于最终结果如何,大长老易破天并不担心,以他对林耀的认识和了解,他知道民红绝对不会致老百姓的安危于不顾,这种关门停业的话,也就听听罢了,别当真。否则还要让自己不痛快。

    林耀是爱国的,林耀的父母也同样如此。甚至找了个未来的媳妇也出身正统的军人家庭,对于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热爱,大长老易破天最清楚,只看林耀在延吉处理疫情时那种焦急和痛心表现就能判断出大爱无缺。

    所有易破天根本不担心林耀会跟会议厅里国家最高权力组织成员的人产生尖锐冲突,整个易家都是林耀救下来的,他只需要奋死保护林耀的安全就行,别的事情,轮不到他操心。

    良久,会议厅才传来总理依旧不平静的声音:“你要怎么样才同意我们的方案?”

    林耀将低垂的眼皮再次扬起。吐出第二句令人喷血的话:“不知道。”

    “你!”

    总理扬起右臂。指着林耀的手直抖,“你知不知道如果整个国家的中低层不官员大批量缺失会造成什么情况?如果再遇到严重的疫情,整个国家根本不需要外部力量摧残就直接从内部垮了!”

    “社会生存环境一片打乱。打砸抢到处都是,所有的家庭妻离子散,难道这就是你愿意看到的?!”

    林耀委屈的转头看了看整个会议厅的与会者,嘟囔道:“民红又没有说工务员不允许成为会员,只要他们符合条件都可以申请,我们的政策是开放的,公平的,对每一个公民都如此。”

    “可不工作人员有必须保密的**。很多信息不负五许通报和透露,你们民红搞的那个,什么举报制度。完全是在挖掘会员的**,让所有人**裸的暴露在阳光下,这跟不工作的保密制度相违背!”

    总理暗地里咬牙,恨不得将隔了七八米距离的林耀生吞活录,如果这样有效果的话。他肯定会这么干。

    “能够被别人知道的事情哪里还能算是秘密啊?”

    林耀立即反驳,只是语气依然显得很委屈,“再说民红采取的是实名举报制度,匿名的方式根本不接受,如果有跟不相关的隐秘事情暴露出来了,这说明这些官员的保密工作没有做好,反而可以帮助他们改正提高。”

    “况且不的工作根本就是民红不涉及的,哪怕举报了这些信息也会在第一时间漏过,我们只关心每个人是否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观念做人做事,如果说月薪仅仅几千元的某位官员可以拥有价值几百万的别墅,银行存款达到七位数甚至八位数算是**的话,那我们承认这种**我们感兴瞪”八过我们也不会采取什么行动,仅仅灵本他成为民红今旷圳旧格罢了。”

    “难道,这很过分?”

    林耀的话堵得总理再也无法反驳,人家都说了对不工作相关的信息不感兴趣也不会有什么行动。甚至如果这些信息被透露出来本来就算是保密工作没做好,这让人如何反对?

    会议厅陷入一片沉寂当中。良久才继续由总理开口说话。

    “好吧,咱们不讨论这些。你今天实话跟我们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林耀挺直了股杆,昂头挺胸,声音变得铿锵有力:“我是一个医生,虽然跟传统的医生有一点点区别,但依然是个压生。”

    “老祖宗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对于国家的政治和各项制度我们全家完全不参与不干涉,也一直勤勤恳恳做好份内的事情,所以妇门只对国家的社会道德建设领域有想法贡献自己的力量,如果每一个,民众都能自觉遵守社会道德,不管是因为他们个人素质和修养本来就如此,还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如此,但也能让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人们生活得更幸福。”

    “我们还想,在这种不管什么原因营造出来的良好社会道德风尚下健康成长的新一代,他们今后的个人道德修养一定会过现在的人。长此以往就会形成良性循环,“夜不闭户。也许可以重现。”

    “当然我的成语用得不好,在座的各位才是“上医”不过从目前我们民红掌握的医术能力来看,针对民众的道德修养我们确实具备了“上医,资格。想改变的也仅仅是这一方面。”

    “如今这个社会出现了很多很多不河蟹的现象和言论,很多人信仰缺失、道德沦丧。只看成就不看个人品格。学术做假、学历做假、履历和成绩做假,这些现象太过普遍,甚至有做假之人在社会上依然享受崇高的地位和备受推崇,这跟“像贫不笑娼,有什么区别?”

    “至于民红的行为和制度,也完全是从这个原则出的,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且毫不羞愧的说,我们民红真的没有为了利润从国内民众身上抢夺钱财,仅有的几款产品产生的利润还不够整个集团日常运营的管理费用,所有的资金都来自海外,难道这不值得褒奖?可为什么总是有人故意找茬设绊子?仅仅为了他们个人因为不敢接受公示无法享受到民红的服务?”

    “反正民红要么不开,要么就按照现在这种方式开下去,我们总不能“讳疾忌医。吧?至于金钱和享受,各位叔叔伯伯、爷爷奶奶和阿姨。难道以我林耀的能力,还不能让我爸我妈过得跟阿拉伯的一些穷奢极欲的国王那样舒坦?何必还要让他们每天忙得只能有四个小时睡眠时间?”

    “做人都要讲良心,我林耀和我父亲罗济民、母亲林红梅都可以好不愧色的拍着胸脯说我们有良心,我们对得起任何人!有什么理由指责我们?”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我们民红一家医药企业,国内各种各样的大型医药集团也很多,总不能一直把目光盯在我们民红身上吧?再说我也一直很配合军部和国内一些专业研究机构的工作,也愿意跟他们分享很多技术和成果,可学不会或者条件不合适也不能怪我吧?他们加油才是正道,大家就当我们民红是个屁。给放了吧!”

    林耀洋洋洒洒一大篇言不知道有没有打动在座的不决策者,最后的市井之言也没有引起哄笑,会议厅依然沉寂,看不出众人在想些什么。

    对此林耀并不担心,他做事无愧于心。也表达了诚意,愿意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贡献自己的力量。但不能逼迫他干不愿意干的事情。

    不求名不求利,金钱地位他和父母都不要,这样的态度还有什么可以诟病的?如果非要用尖端技术必须控制在国家手中的理由来压制他和民红药业,林耀也不反对做出偏激行为来。如今哪怕是重病在身草依然有对付天级高手的能力。天级高手都不怕了,他还担心个啥?

    “小林啊”

    总理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你的个人能力很强,这点大家都清楚,传承自老祖宗的神奇医术和别的能力。都是这个国家的财富。是民族的财富,难道就不能用这些来为这个国家服务,为整个民族服务吗?”

    “我们都知道你和民红如今的行为都是在帮助百姓,可你们还可以做得更好。很多方式只要改变一下,就能产生更大的作用,为什么就一定要按照你们自己的方式来做呢?难道那些学者和专家制订的方案不会更好?”

    见到林耀不为所动,总理又想叹气,却忍了下来,于是继续说道:“很多人在金钱和权力面前迷失了,国家对这些人一直采取严厉的态度处理,你看最近的部部长助理、厂东省政协主席、深川市市长,等等等等违法乱纪的人,不都被处理或正在被处理吗?你们怎么对不不能毒给些信心和信任?难道挥出更大的作用帮助这个国家和人民不好?”

    在整个国家的权力核心里,如此高规格的会议中,一号长参会,三号长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谈判专家。不得不说不对林耀和他身后的民红药业极为看重。因为潜在的、很有可能继续生的严重瘦情威胁,林耀的价值和地位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才让他能够在如此级别的会议中受到令人惊讶的对待,也因为林耀之前的表态。一旦让他不爽了,民红直接关门。这就让总理和一众核心脑不好处理。

    感谢“好茶人猫窝儿书友旺五书虫飞天大盗”的月票支持!!!

    感谢“清泉。心昭旧风峰丰疯晕虫飞天大盗”的慷慨打赏!!!

    感谢“书虫飞天大盗”的4票催更!谢谢勉励!

    比:截章节没办法,因为担心今天码字不够,见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