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三卷【少年狂】 第三百八十二章 别说俺贪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岳不几我丑过两次。说实话。没有留给我好印象。他乐伏瑰觑民红的产品和技术,甚至还威胁过我,说什么耍动用特别征召令来治我,所以我其实很讨厌这个人。”

    林耀一开其就让岳泰群将军原本很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恶劣,仿佛有人拿砖头拍过他整张脸,眼睛鼻子嘴巴都扭曲得不成*人形。

    扑哧一声,坐在离主席位置最远的夏老将军忍不住笑了起来,见到诸位同僚都转头看向自己,老头也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瞪着眼回杜了众人一眼,“看什么看?老子的孙女婿说心里话也不行?老子高兴招了个佳婿笑一下很正常嘛。”

    众将军哭笑不得,只得继续憋着。收回看向夏老将军的目光,心里不约而同的暗骂老东西,这怒狮将军风格保持得真好,直到老了也一如既往的天不怕地不怕,那架势羡煞旁人。

    有了如此凡入圣的孙女婿。怒狮将军的身价看涨,没有进入政治局等职位被列在林耀救治范围之外的人心里直接打起了主意,下来后要好好巴结这个火爆脾气的老将军。以免今后自己有求于他时开不了口,再说众人年岁都来了,别看一个个平常光鲜勇武,骨子里的虚弱他们自己心中有数得很。

    拍马屁,势在必行!

    “刚刚听到部的晃田力局长说起岳不凡生病了。其实我心里挺高兴的,您可别怪我,这是本能反应。”

    林耀的话差点没让岳泰群将军气的昏过去,他还在继续着说话,一副眉开眼笑的表情。“岳不凡既不属于民红的会员,也不具备享受民红特诊的资格,您说我凭什么要帮他治病?。

    “你不就是要一亿块吗?我给!”

    岳泰群将军蹭的从椅子上再次站起,这次度有些快,双腿直接将厚重的椅子推得往身后一翻,堪堪就要摔倒在地上。

    主席迅出手,不动声色的扶了一把岳泰群将军身后的椅子见椅子没有倒地出糗的情况后才收回自己的左手,心里暗自得意自己的身手重新回到了壮年时期,不禁对林耀的喜欢更上一层楼。

    “这孩子,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主席心里如是想。

    “这个,”

    林耀赧然道:“那只是一个假设,当时晃田力局长跟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告诉他的假设,如果他汇报得仔细,您一定还听说了我只是说会考虑是否出手治病

    顿了顿,眼见岳泰群将军喘气的声音已经像是在拉扯风箱般呼呼只响。林耀没有再刺激这个老头。给了一个不算台阶的台阶。“其实,就算我是修道之人。离勘破天机还有十万八千里距离所以我的能力有限,治病所依靠的“道气。很少,这才不得不帮国际友人治病,因为他们能给得起钱,而民红最缺的就是钱,这实在没办法。您可别说俺贪财。”

    “你,”你!”

    岳泰群将军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林耀的手指剧烈颤抖。

    在座的各位将军为他齐齐捏了一把汗,担心他会被气出脑中风,尽管岳泰群将军属于政治局委员。可大家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个政治局委员绝对享受不到该有的福利待遇,林耀绝不会尽心尽力的帮他调养身体。所以此刻他出事的风险颇高。

    岳泰群将军恨不得此刻手中有一把枪,直接崩了林耀这个小兔崽子。那番话实在太让人生气了。

    自己愿意给一亿块钱的天价诊费。却让这小子用胡搅蛮缠的借口说明他出手原本就应该起价一个亿,这一亿元根本不是他救治岳不凡的理由,临了竟然还要说他不贪财。

    林耀的话里还出现了一个新名词,道气,天知道这个从未听说过的“道气。是个什么东西,简直就是故意找理由拒绝自己,这就等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儿子完蛋了,赶紧准备替他收尸吧”那备毒辣。

    是可忍孰不可忍,岳泰群将军打算不顾一切的叫人修理谗卜子,哪怕在这里修理不成,散会后也要找人做了他,这实在让人接受不了,几十年一来岳将军何曾受过这种鸟气。

    “小林啊,一亿元已经很好了,岳不凡也是国家栋梁,你就帮他治治吧。”

    主席语重心长的开了口,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望着林耀,一句话就将事情定了下来。

    林耀必须出手救治,岳泰群将军必须给一亿元治疗费,这是主席的决定。

    虽然看似他在帮着岳泰群将军,但实际上很明显的让林耀得了好处,偏偏主席的表现让双方都不得不感激。

    “做得对!就该敲敲岳泰群的竹扛,岳不凡那小子实在太心黑了,这些年都不知道赚了多少钱。让国家每年拨的军费变相的缩了水

    主席心里如是想着。表面上却是一副坚定的站在岳泰群将军这边的架势,那态度让怒狮将军都无法提出抗议,因为他孙女婿在这一句话里就赚了一亿块。

    “一亿非呀,这得买多少东坡肘子啊,估计都能堆满整个军区大院了吧?。

    夏老将军想着心事,用自己最钟爱的东坡肘子计算了一下一亿元到底是多少钱,实在算不清楚,只觉得正站在主席旁边的岳泰群将军越看越像个东坡肘子,此时心里对这个多年的对手竟然生出一些喜爱。

    “是。主席。”

    林耀敬了个极不规范的军礼,放下手后补了一句,“我最听话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扑哧扑哧的声音响起在整个会议厅,众将军都被这冉无耻到极点的话打败了,不约而同的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这些个高权重的人物,什么时候又见过如此严肃的场合下出现相声表演一般的场景,严肃中的该谐让众人直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对林耀这今年轻人印象都好了起来,至少在权势面前不低头的勇气就获得了军人们的认可。

    “好了小林,你出去吧,有人会领你去岳不凡那里

    主席交代完毕后,转头对众将军言,“现在继续会议议程,大家看看岳泰群上将准备的第一份资料。”

    离开会议厅,林耀由人领着去了军区总医院,见到了昏迷在床的岳不凡,却不直接进行治疗,向领着他来的人提出了费用问题。

    这个时候林耀已经把话挑明了,跟岳泰群将军和岳不凡的矛盾也已经公开化,他当然要先收钱再治病。反正已经当了滚刀肉,还不如做得彻底一点,得罪一个上将他也不怵了。

    最后在岳泰群将军的副官周旋下,一亿元人民币以最快的度转到了民红账上,让远在成都毫不知情的林红梅大吃一惊,心想难道是某个。爱国人士援助民红了,却不知道是她的乖儿子林耀在国内讹诈的第一笔

    款。

    伸手一拍,顺便喂了岳不凡一只“噬魂蚁”这个家伙太讨厌,可的留下随时能够控制他的后手才行。

    小如针尖,一颗芝麻就抵得上五、六只的噬魂蚁并没有引起副官和旁边医生的注意,大家只看到了林耀轻拍了一下岳不凡的额头,一直昏迷不醒,生理表征显示极为虚弱的病人竟然就这么睁开了双眼,依然安置在他身上的仪器显示所有的生理指标都恢复了正常,顿时让一众医生和副官瞪大了眼睛,张着嘴麻木的盯着林耀,再也没有任何言语。

    “看什么看?别看这轻轻一拍,你们不知道费了我多少“道气”说实话,我其实很亏的,根本不知道原因的疾病最费“道气”今天这一拍所消耗的。可以让我救至少两个外国人!”

    林耀满口胡话,镇住了一直跟随的副官,军区总医院的专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也大致明白这今年轻人很神奇,使用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道气”来治病,心里顿时有了拜师学艺的念头,却让直接转身就走的林耀遗弃了。

    “耀耀,你太厉害了!简直是中国最厉害的神棍!亏我以前还认为你是最纯洁的,我错了。”

    小草虽然在承认自己的错误,但语气里压根就没有沮丧,反而跟打了个大胜仗似的高兴,隐隐还有一种崇拜的情绪在里面,她只觉得人实在是太复杂了,今后还有得学。

    与此同时,怒狮将军意气风的在咆哮,其实他只是按照平常的方式说话,却没料到他十分开心的平常方式已经属于常人的咆哮级别,那声音简直快将会议厅的天花板震塌下来。

    怒狮将军的开心当然有原因。林耀离开会议厅后,主席主持了第一个议程,让各大军区投票表决是否颁布“特别征昼令”。

    原本心情有些紧张的怒掉将军最后很张扬的大笑为这次军部会议画上了句号。

    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投反对票,北京军区、厂州军区以及兰州军区投赞同票,剩下一个最关键的成都军区才是让怒狮将军惴惴不安的原因。

    在此之前怒狮将军已经知道了成都军区的态度,身为成都军区政委的夏骆兵将军第一时间就告诉父亲不幸的消息,司令员不同意支持民红药业,认为如此重要的国防物质和技术必须掌控在国家手里。

    怒狮将军当时就气得摔坏了家里的水杯,虽然水杯是个普通搪瓷杯。可也被拥有真气的老将军摔成了铁饼,木地板更是直接缺了一大块,像是被狗咬了一口,十分难看。

    怒狮将军知道成都军区的司令曾经得过岳泰群将军的恩惠,平常也坚定不移的跟随岳泰群将军的指示行事。所以对投票表决结”小小抱有希望”吕里只计,着回头如何跟林耀众个孙女婿甩肝部。让民红药业重新回到林耀家的控制之下。

    投票的时候,主席隐秘的跟成都军区司令员对了个眼神,结果最关键的一票就在怒狮将军的不甘中。在岳泰群将军的得意下表决出来。

    反对!成都军区反对“特别征召令”!

    这个结果在众人还没想清楚为什么的时候就引了地动山摇的狂笑。怒狮将军威了,主席只要草草宣布结畏后离开,他实在无法在这种环境下继续主持会议,留下各有心思的众将军走人。

    岳泰群上将瞪了成都军区的司令员一眼,带着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冷气,摔手离开会议厅,留下一众沉默的将军,和狂笑不止的夏老头。

    “对了,得赶紧告诉那个臭小子。这次可以讹到他一些东西了。”

    夏老将军仿佛是自言自语,偏生又要说得那么大声,让原本准备离席的众将军决定继续稳如泰山的留在原位上。

    “可那子的电话我没有,干脆直接找我的乖孙女好了。”

    夏老将军明显是在显摆,炫耀自己生了个乖巧的孙女,转头对门外吼道,小德子,快把我的电话拿过来。回头我赏你一瓶“辟谷丹,,十天半月不吃饭让你省下宝贵的时间,也算是多活了好几天。”

    “老长,也赏赐给我一些吧。您看我今天也出了力。”一个声音响起。夏老将军斜眼一望,是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孙康复,白白尸胖的弥勒佛模样,他们南京孙家都是这幅德性。

    夏老将军点头应下,因为他知晓了孙女婿林耀跟延吉易家关系莫逆。甚至成为了易家下二客卿长老。易家孙家是世代交好,有好处当然不能忘记孙家,所以他觉得应该替孙女婿应下这个要求,好歹人家刚刚表决的时候旗帜鲜明的站在自己这一方。

    “老长,还有我呢。”

    “还有我。”

    两个声音不甘示弱的随后响起,是沈阳军区的司令员裴广袤和济南军区司令员裴立夏,这两今年约六十的司令员都是中将,但从年龄上和军龄上来说,叫夏老将军一声“老长”也算正常。

    “没问题!”

    夏老将军嘴都快笑裂了,豪气大的一挥手,应下了两大军区的好处,“刚才你们那么帮忙。我夏成武绝不走过河拆桥之人,出了力就一定会有好处,在这里我替孙女婿应下了。”

    三位司令员连忙道谢,心里美的直冒泡。

    他们的表态支持已经让各自的家族获得了承诺,此时夏老头甩下好处。就可以让他们为各自统管的军区今后获得极大利益,这不计算在家族好处里,于是他们更是热心,连连夸张老长生养了个好孙女,热切的表达今后自己的孙女一定要像夏雨定学习,套到一个好孙女婿。

    成都军区的司令员陆定百没有提出索要好处的要求,在他想来自己军区政委是林耀的岳父,民红药业的总部就在成都,这好处是无论如何也少不了的,就凭着今天自己的表态,今后哪怕是让林耀出手帮忙治病。估计对方也不会不给面子,至少绝不会像对待岳泰群将军那样开价一个亿,那简直是毫无道理的宰人嘛。

    “这还不是孙女婿呢,保不住就有第三者插足了。”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语气里有些酸。

    夏老将军转头一看,是兰州军区司令员洪伟,这家伙正在为自己没获得好处难受呢,按理说世家之间应该关系不错,夏老将军就硬是没弄懂为什么兰州军区会赞同打击民红,一时间想着心思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如果民红生产出来有价值的药物。所有的军区一视同仁,应该由军部调配。”

    洪伟继续提出自己的主张,却没人符合,几个同样投了赞同票的司令员根本就不认为这种原则能够的到落实,只看今天林耀当着主席和岳泰群将军的面拒绝帮岳不凡治病,就可见那今年轻“道士”根本不将世俗界的权势放在眼里,心想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还得去北京军区大院拜访一下夏老头,终究应该好好拢络关系了。“调配你个球!军用物质统一调配我没意见,可从民间采购的东西谁有本事买到手就归谁,别以为老子下台了就不懂这些了!”

    夏老将军一副怒冲冠的模样,“去你娘的第三者插足!林耀这个小王八蛋要是敢反悔,我夏成武朵了他!这都吃进嘴里了还想吐出来,门都没有!”

    会议厅瞬间寂静下来,然后掉落了一地眼珠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