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三百十三章 真会找老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林耀用别人的身份证,用别人的模样打*飞*机从洛阳赶回北京,刚刚到家后两个半小时就等来了易飞。

    很明显,易飞是一听说林耀回北京了就赶来了“城市森林”估计在路上还有车行为,否则就北京城当前的交通状况,绝对不可能两个半小时就从保定赶到市中心的别墅。

    听到易飞的问话,林耀有些头大。心里暗想真不该在延吉透露出自己去了洛阳的事情,现在大长老易破天哪怕用屁股想,也知道在洛阳生的黄义仁裸捐事件跟自己有关系了,因为他们可是知道自己能够随时改变相貌的。

    身高相仿,至于体型和体重方面,就算大长老易破天打破脑袋想不明白,也一定会最终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林耀的本事。

    黄义仁的事让易家去做的话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尽管周折会多一些。

    可是,整个洛阳城上千万的牡丹花同一个夜晚凋零,这就不是什么人能够做到的了。

    这简直就是神迹!

    所以大长老易破天才会通知易飞,在得知自己回京后第一时间赶来了。还一定违反了交通规则。

    “都怪你这个臭蝙蝠!”

    林耀狠狠的踹了一脚搁在地上的银制牢笼,震得里面已经受伤未愈的蝙蝠凄惨的一叫,那声音听得让人心里麻,还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怜悯的想法。

    都是这个血族惹的祸!

    这是林耀的想法,如果不是带了一只不好处理的蝙蝠,他是绝对不会承认帮助裴元和孙淼的人是自己的。

    打死也不承认!

    毕竟这涉及到了国家机密,他可不想好处没捞到,还要被惦记着知晓了国家的秘密,甚至被怀疑偷偷下载了解码文件。

    就因为这只蝙蝠,所以才会让易家的大小长老,包括易家家主易扬直接认定自己参与了洛阳事件,哪怕自己不说出来他们也会这么想,所以林耀才爽快的承认了。

    因为,这只蝙蝠实在太不一样了。

    体型巨大,眼睛里有灵性。最重要的是,蝙蝠的毛,特别是折断的肉翼边缘有一线银色的痕迹,这可不是普通的蝙蝠,林耀才不相信对血族有了解的易家诸人不清楚这银线代表的含义。

    “耀耀,对不起,我只是好玩。”小草很乖巧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只是语气里依然轻快,像是例行公事的安慰林耀一下,其实内心才没后悔犯了错。

    “没事,不关你的事。”林耀很果断的安抚小草,“都怪这只臭蝙蝠!你做试验是正确的,这样才能掘出你的能力,以后也要经常练这方面的能力,不过别搞得这么吓人就走了。”

    “嗯,就是这臭蝙蝠曝了光!”

    小草学者林耀的语气,狠狠的斥骂一声,在林耀的注视下瞬间探出触须,直冲银质聋子。

    “心”

    比上一次凄惨好几倍的声音再次响起。

    “先生

    “啊!什么?”林耀佯装刚刚走神了,“我在想怎么对付这只蝙蝠。是清蒸呢还是油炸,听说烤蝙蝠翅膀味道不错,可惜这只蝙蝠实在太小了,翅膀的骨头都只能当牙签。”

    易飞显然没听懂林耀的说话内容,他没看过网络,更不知道《炽沸腾》为何物。

    虽说没听懂,但也知道林耀不愿意就此时表意见,意思就是不承。

    “”易飞感觉很失败。“先生,那个仙人掌肉很不错,所有的官兵素质大幅度提升,我这次来是想专门再弄一点回去,让第一次服用时状态表现好的战士再加强体质。”

    “哦,那你先住下,咱哥俩好久没聊天了,明天早上再走,晚上我给你准备。”

    林耀一笑,心想随便你们猜。我就是不承认,免得惊动范围太大了。

    其实。林耀压根不提也不反问牡丹花的事情,恰恰默认了惊人的现象是他行为。

    “受变,辛苦了。”

    夏雨变一身素色的装扮,有一种干脆利落的风范,跟平常的柔顺风采截然不同。

    听到林耀的招呼,转过身展颜一笑,“你来啦,坐那边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林耀应下,乖乖的坐在大厅的硬塑料靠椅上,打量着人来人往的大厅。

    京城寸土寸金,所以为了铺开全国的网点,民红在都没有购买产权式的医院,而仅仅是租赁了一家效益很差的社区小医院,名义上是私人承包。

    这些手续还是当初易家出面办理的,哪怕易家经济能力不错,也承受不了动辄上亿或好几亿的不动产投资。于是在林耀的认可下只承包了这家位于北京五环外的社区医院。

    三层楼的建筑结构,招牌依然是“北京郝人街社区卫生院”并排挂着一块“北京市民红医院的招牌”这个附加的招牌无论是字体大还是醒目程度,都远远比原招牌逊色很多,却依然不能阻止如同赶集般进出的病人,或者说顾客。

    大厅很长长的三溜交费的队伍。一直延伸到了大厅外,在院子里已经搭建起蓝色塑钢天棚,算是为这些排队的人遮阳挡雨。

    《最后的资料验证机会!》

    《如果不诚信,您将永远失去民红会员身份!》

    众多的粘贴、一拉得、口加悬挂小旗。等等宣传海报和传单,将这间医院妆点成了岁末促销的市风格。只是空间小了点,排队的人多了点。否则林耀一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原本是小房间办公室的格局。除了留下狭小的大厅,过道两边的所有办公室都已经打通,形成了一楼一左一右的两个真正的大厅,面积都有两百多平米。

    左边大厅是申请会员签订协议的的方,长长的一排受理台前坐着三十多位工作人员,绝大多数是年轻端正的女孩,她们正忙碌着为申请会员的人服务,监督签名按手印、摄像保存、自己签名后开始录入电脑,收集好协议后为顾客解释三个工作日内公司通知领取盖章后的协议。

    整个场面充满了热烈的气氛,看起来跟医院根本不搭界。

    “老板,你来啦?”

    久违的巴南出现在林耀面前,跟以前相比看起来更加犀利,身上隐隐有了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出现了不限资格被私自贩卖的事件后成都市外的保安队成员畅陛,书飞天。各处的重大决策和文件都需要保安队负责人签字确认,才能够得意执行,这也算是有了一个独立于管理体系之外的监管系统。

    “巴南,好久不见。”林耀笑了笑,按照老兵们的习惯锤了巴南的胸口,他是真高兴,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天天跟戈勇和巴南在一起,现在见到很感温馨。

    “听队长说老板在北京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没敢打扰。”巴南嘿嘿一笑,“老板更帅了。”

    扑哧一声,林耀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呛着了,连连咳嗽。

    “咳咳,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这么生动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都没美感,太生硬!”

    跟巴南很熟,林耀也没有什么忌讳。两人仿佛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般随意。

    引着林耀到自己办公室坐下,泡好茶水,巴南才端坐在林耀对面的木凳上。

    “老板,这个老板娘可是厉害!她一来就把最困难的事情解决了。”

    “哦?”

    林耀来了兴趣,他也很好奇眼前见到的场面,这简直就是一个新春大酬宾的商,现场的民众则是根本不看价钱的那种买年货顾客,在成都听老妈诉苦各地官司和纠纷不断的现象根本没在这里碰到。

    “嗯,是这样。”巴南重重的点头,“老板你是不知道,老板娘来之前,这里哪里有这么热闹啊,成天有人来闹事,吵架、撒泼的女人一波一波的,有时候七八个撒泼的女人闹事,大家都不用干工作了。”

    “那”嗯”你们的老板娘”她是怎么解决的?”林耀明确的称呼夏雨变为老板娘还没习惯,勉强着才把那个叫法挤出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也就是印了一些宣传画啊,派人到整个京城传单啊什么的,然后就变成这样了,才几天功夫,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巴南有些难以回答林耀的提问。这方面他不专业。

    “就连那些气势汹汹准备来撒泼的。进了门后也没脾气了,大多乖乖的重新填单签协议。”巴南满脸佩服的说道,“对了,重新填单的人要交劝块的赔偿金,这个开了票,还签了和解协议。”

    正说着,夏雨变敲门进入巴南的办公室。

    “阿耀,你什么时候回的北京?也没通知我去接机。”

    “今天刚回来的,这不马上就过来了。”林耀笑了笑,起身让夏雨变坐在唯一的一张有扶手的藤椅上,“正听巴南大哥说你的光辉事迹呢。”

    夏雨变赧然一笑,脸上的表情很满足,她喜欢听恋人的夸奖。

    “对了,变实,你是怎么处理这些朝情的?”

    “这很简单啊,利用民众的心理,结合商业上的一些手段,将他们看成是消费者,引导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认为民红的会员资格很难得,错过了就一定会后悔。”

    夏雨变侃侃而谈,神态很是自信,“再通过一些手段烘托气氛,就算是来闹事的人,也会在这种气氛下偃旗息鼓了,乖乖的缴纳赔偿金。重新签订入会申请。”

    “就这么简单?”林耀奇怪了。

    “嗯,就这么简单。”夏雨变笑了笑,“你以为商场上的事情有多复杂啊?很多规律和道理大家都懂。这些东西随便买一本书就能学到。最重要的是执行力。”

    林耀更是奇怪,对于商业,他也不懂,曾经看过几本书,连理论上的知识都是个半吊子,更别说实践经验了。

    “这次我回成都住了一个星期,全国各地的矛盾和冲突弄得我爸我妈伤脑筋,没想到你才几天时间就解决了一切。”林耀突然殷切的看着夏雨实。“变变,可不可以将这种方式推广到全国?这能解决很多麻烦。”

    “你回成都住了一个星期?有没有去见我爸爸妈妈?”

    夏雨变没有理会林耀的问题。第一时间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话,如同所有的女孩一样,她们最在意恋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家人。

    “这个”林耀傻眼了。“我回成都忙得连跟我爸我妈吃饭的机会都没有,再说你爸那级别。那身份,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你让军区的门房怎么通报嘛?说女婿上门?”

    夏雨变终于脸红了,横了一眼林耀,小声嘀咕,“就知道找借口!”

    “咳咳,我去外面看看。外面乱,我得巡视了。”巴南咳嗽着要起身出门,他感觉自己成了电灯泡。

    “不用,巴南大弄”林耀一把拉着巴南,让他重新坐下,“都是谈工作,你得听听,在北京你的位置很重要,这些东西我也不懂,但你和我都必须知道。”

    夏雨变笑了笑,这个女孩工作的时候气质完全不同了,给人很干练的感觉。

    “这是我们印制的传单广告。虽然不精美,但省钱,其实能让大家知道怎么回事就足够了。”

    “来民红后我看了相关的资料和文件,大致了解了民红的理念和目标,所以,针对这种情况,我们的宣传要让民众知道两个概念:一是民红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公司,不注重利润,甚至目前是亏损在经营;二是民红不服务于品行不端的人,这方面可以大力宣传,让最广大的民众接受和认同我们这个态度,让大家哪怕是不享受民红的服务,也以成为民红的三级会员,甚喜是四级、五级会员为荣。”

    林耀和巴南大点其头,展开手中只有不到败纸张一半大小的宣传单页。林耀看到了几行醒目的广告语。

    “如果您是不想让自己身份曝光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请不要成为我们的会员!”

    “如果您觉得个人信息和相关**不想让大家知道,请不要成为我们的会员!”

    “如果您有过粗暴对待老人、不赡养小孩的经历,请不要成为我们的会员!”

    “如果您恋上了有家庭的人。请不要成为我们的会员!”

    “如果

    “我们接受网络注销会员资格的申请!”

    “如果您忘记了用户名和密码,请到民红任意一家网点,用二代身份证在自助服务设备上获取相关信息。”

    版面虽内容却很详实,很多话写得恰到好处,既让人激动,又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

    林耀看完了手中的”口江页,抬起头望着夏雨变,“就泣此。就泣样解决好引,随”

    夏雨变嫣然一笑,“其实主要是执行,你看这个医院整个装饰点缀都烘托出了一种气氛,大厅和楼上每个地方的广播总是播放着相关的故事和宣传内容,很能让进来的人对整件事情有一个。立体的认识。”

    “上次不限量的会员资格虽然绝大多数是不符合民红公示的条件,但也有极少部分确有其事,比如见义勇为的,受到整个社区邻里夸赞的。我们就将这些故事整理宣传。有了确切的生过的事情,就能引起民众的认可,民红的理念才能够让大家深刻接受。”

    “宣传,最重要的是实例,空泛的口号已经引不起民众的兴趣了。”夏雨变的总结很精辟,让林耀和巴南听得一愣一愣的。

    “对了,我还有个想法,需要你配合。”

    话题一转,弓起了林耀和巴南更大的兴趣。

    “什么事?”

    “其实,我们褒扬优良品德的时候。需要抓典型,让大家真切的看到民红的观念体现到普通的老百姓身上。”夏雨变突然有一个停顿”心的抬头看着林耀,担心被拒绝。

    “我的计哉是,接受全国的某方面有问题的病人申请,然后逐一筛选,起民众投票和民众监督,像那些电视上选秀节目的海选和投票一样,确定某一个或某一些病人得到民红的帮助,这种行为,才真正凸显民红的理念。

    “当然,这种行为也会遭到外部的抨击,说是做秀,但如果这种做秀持续下去,民众会有自己的判断,根本不会被媒体和报道牵着鼻子走。他们会认可民红的理念,以成为民红的三级以上会员为荣。”

    “我应该怎么做?”林耀隐隐有些听懂了夏雨变的话,知道这一定涉及到自己。

    夏雨变见林耀没有马上拒绝。心里很高兴,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比哉着手势道,“我知道民红当前各的的医院还没完全运作好,相关的专业医生护士队伍也没组建完毕,所以大的疾病暂时不适合用来运作此事。”

    “不过,女人是信息传递最快捷最广泛的媒介,所以我的计划是先选取女左最关心的病例,比如一些天生脸上带着胎记,或者后天受损的病例,还可以选取一些肤色和肤质太糟糕的病例,通过会员投票决定她们的命运,这些功能系统里都有,我核实过了。”

    “当然,最后需要你这个大医生亲自出手,我知道这个对你来说很容易。”夏雨变笑了笑,看着林耀不再说话。

    “这个,,可以!”林耀略一沉吟,给出了自己的决定,“马上跟我妈联系一下,你把想法跟她说说,我估计她会要调你去成都上班了。”

    “啊心心”夏雨变猛的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跟未来的婆婆谈工作,实在让她很有压力。

    良久,采用嘟哝的方式挤出一句话,“其实,,这些工作也可以在北京做的

    “那你跟我妈说,她会考虑你的意思的。”林耀嘿嘿一笑,心想夏雨变不愿意离开北京,这个态度好,特别好!

    “不过,其实北京到成都也就两个多小时飞机,加上到机场的时间。四个多小时就能赶到,这段时间还是要辛苦你了,因为我不懂这些事情,帮不上忙,所以只能老老实实在北京打工。”

    扑哧一笑,夏雨变妩媚的瞥了一眼林耀,点头应下。

    她当然知道如果要采取自己的计划,去成都工作是必然结果,至少没培养起接班人之前必须在成都指挥。

    虽说跟男友不再同一个城市工作很让她不开心,但能够跟为了来的公公婆婆共事,也算是提前培养了感情,其中获得的好处更大,所以夏雨变也不再排并林耀的建议。

    电话接通,是林耀的父亲罗济民接的电话,林红梅光是负责财务和资产管理工作已经足够辛苦了,这些经营上的事情已经不归她管,尽管她也很想跟未来的儿媳妇说说话。

    以林耀的听力,双方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进入了他的耳朵。

    夏雨变跟未来的公公罗济民谈得很好,双方都以一种正式的工作身份对话,下属跟集团公司老总的对话,在这个过程中,夏雨变表现得不卑不亢,跟她平常的腼腆作风完全不同,很是愕到了罗济民的欣赏,尽管罗济民没有表达出来,但林耀已经从父亲的语气语调里感觉出他对未来儿媳妇的满意。

    此时在电话线那头的罗济民也十分震动。

    北京的情况突然变得有条有理。派遣到那里的法律事务部员工都基本尖被抽调到了其他地区,只剩下几个人负责手中纠纷或应诉工作没完成的留在北京,听说这些员工不久后也能脱身,因为对方已经有撤诉和和解的意向。

    这一切,都是因为北京轰轰烈烈的造势和宣传造成的,夏雨受主持的活动,已经将这种跟民红起纠纷甚至是打官司的行为,在民众的心目中定义为失态丢脸的事情,这才是那些先前不顾一切要跟民红斗的会员退缩的真正原因。

    而得到这些结果,却只让民红付出了北京当地电视台、报纸上付出的少许广告,那种一直不被看好的滚动字幕电视广告和部分非常金时段的广告,报纸上雇枪手写的报道和评论,以及一些新闻逸事,所起到的作用颠覆了民红总部的认识。

    约定好夏雨变尽快将手头的工作移交后去成都,罗济民挂断了电话。跟一直竖着耳朵旁听没干工作的妻子林红梅说道,“耀儿这次立功了。不愧是我的儿子,真会找老婆!随便一找都能找到如此人才!”

    “切!耀儿是我生的,功劳我最大!”

    林红梅带着不屑的表情瞥了丈夫一眼,满脸的笑意掩饰不住心头的激动,连小古力在幼儿园学到的口头禅也拿来使用了。

    感谢“书友描口凹碰昭四路见不平东猫窝儿书友心砌般航召开花的叶”的慷慨打赏!谢谢真金白银的支持!

    感谢“猫窝儿”4票敛、“傲视孤行”弘催更!!!谢谢包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