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三百零七章 当我孙女婿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康老将军不傻,见到夏老将军站在手术台边,立即知道了大致情况。“卫城,我们回家,让康迪凯那个小杂种立刻滚回来!这次不打脱他一层皮我就不姓康!”

    在围聚在手术室门外的军医和护士极度惊讶的目光中,几个人施施然的从手术室里出来,然后直接离开,自始至终没人说话。

    “你一定是小林林耀,今天谢谢你救了我这个。糟老头子,时间很晚了。到家里吃点东西?”

    军区总医院门前的大院里,康老将军笑着对林耀道谢并提出邀请。

    谢谢老长,太晚了,我就不去打搅了,老长好好休息。”

    林耀拒绝,心想开玩笑,才不想跟你扯上什么关系呢,哪怕你口碑好,也止不住有两个口碑不好的儿子孙子啊。

    康老将军只好再说几句客气话,然后离开。

    小林,到我那里坐坐。”

    正准备闪人的林耀接到了夏老将军的邀请,只好乖乖的跟在屁股后面上了车,心想这算不算是女婿上门见家长?

    车上,康老将军知晓了病后的一些事情,沉默着没有说话。

    “父亲,那个林耀竟然开价一个亿!这简直是故意刁难我们家,一会我打电话给夏骖兵,让他出面找找民红,民红在他的地盘上。”

    康卫城少将依然不舍得放弃彻底根治父亲疾病的机会,满脸的愤愤不平,语气很冲。

    “算了,没用的。”康老将军叹了一口气,“他出手本来就值这个数,一个亿并不夸张。”

    “”康卫城惊讶得张大了嘴,良久才喃喃说道,“怎么可能?!”

    唉……

    康老将军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搭理儿子康卫城。

    英雄一世,却生出了个只热衷于钻营的儿子,原本还以为孙子很不错,一直听到的都是褒扬,却不想孙子比儿子更混账!

    康老将军只感觉有些万念俱灭。心里盘算起夏老将军的建议也许真该为后人好好考虑了,不仅是为了老百姓,光是这个无能的儿子和烂孙子,就应该在安定的环境中才能平安的过完一生。

    对于康卫城认为一个亿的诊费太无理取闹,康老将军才不会这么看待。也不想跟儿子具体解释。

    以康卫城的职位和高度,是无法听到一些隐秘信息的。民红对海外的治病起价一千万美金,随随便便就能突破人民币一个亿,这次林耀的开价并不夸张,这点康老将军很清楚。

    之所以国内的众多足够高位的政客和退下来的权贵没有直接去找民红要看病,而是去烦扰北京的一个开市的老板,真正的原因就在于诊费开价实在太高,高到哪怕是手脚不干净的人也很难承受得起,更何况林耀出手治病的几个条件就必须有合法的收入来源,所以才没人去打扰林耀,打扰民红。

    同样,听说夏老头的亲家段涵渊,原江南省省长,却没花一分钱就彻底根治了疾病,甚至比任何老人都来得健康。

    这也许就是命,家里有了康卫城。特别是有康迫凯这个。混账东西,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等死好了。

    落宾的康老将军心里说不出的苦闷,却也无法宣泄出来,呆呆的望着车窗外闪过的霓虹灯,只感觉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仿佛刚刚参军时的那些酸甜苦辣都只生在昨天,却一转眼成了迟暮。”

    “小林,你坐下,我有事情问你。”

    夏老将军四平八稳的坐在沙上,这个真皮软沙还是上次在成都治好病以后才买来的,病好了以后,仿佛觉得以前喜欢的硬木沙坐起来不过瘾了。

    “去给小林煮碗燕窝,人家今天晚上辛苦了。”

    猛的接受到爷爷如此指令的夏雨变啊的一声惊呼,掩着小嘴仿佛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瞪着大眼睛望着爷爷,想进一步确认。

    “去啊!傻站着干嘛?谈恋爱都把人谈蠢了?”

    夏老将军的话毫不客气,一点都没在外人面前给孙女留面子,仿佛林耀从此就不算是外人了。

    夏雨变也没有因为爷爷的斥责语气生气,乐颠颠的应下后,摇着身段离开书房,下楼煮燕窝去了。

    “老爷爷,有什么话是不能让变变听到的?还特别要给我煮燕窝。”林耀笑望着夏老将军,语气里没有紧张。

    经过了一路上的心态调整,林耀早就不怵眼前的老人了。

    且不说在成都的时候,实力和势力都很弱的情况下就敢跟这个脾气火爆的老人顶撞,就算是以夏雨变男朋友的身份,也不应该在老人面前弱了势头。

    对于夏老将军这种人,林耀用所学的心理学知识分析过。你越是谦恭,对方就越是看不起你,还不如用一种平等的语气和态度对待,反倒可能引起对方的重视。

    当然这前提是你必须有本事。绣花枕头的货色在老人面前只能吃大亏,可对于本事,林耀缺乏么?

    “不错!小王八蛋不傻。”夏老将军突然冒出的称呼让林耀听得一愣,很是哭笑不得。

    见到林耀的反应,夏老将军哈哈大笑起来,感觉很是解气,终于可以用这种压在心头好长时间的称呼叫林耀,却让林耀无可奈何了,这感觉真他妈爽!

    林耀端坐着,眼观鼻,鼻观心,如同老僧入定,就差没有盘腿闭目了。

    对于这种辱骂性质的话,他直接无视,反正这个,老头一贯这么称呼自

    “小在听起来反倒隐隐亲密的感觉,当然更不能介嚓一,干了。

    “小家伙,你跟延吉的易家什么关系?”

    夏老将军不再开玩笑,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语气也很正式。

    林耀略一沉吟,心想这种事情对夏老将军来说迟早不是秘密,抬眼直直的望着老人,“我是易家的客卿长老。”

    “现在沈阳的裴家和南京的孙家都在力挺易家,易家也把厂州的江家干趴下了,这些你知不知道?”

    “耸然。”

    “这次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和南京军区都上报了破格提拔名单,清一色的都姓易,所以很明显来自易家。他们也证实了这一点,甚至兰州军区也要追加上报破格提拔名单。估计也是延吉易家的,看来易家的重新崛起成定局了。”

    夏老将军很是感叹,世家的兴衰荣辱史错综复杂,里面充满了血腥和艰难,连他这个非世家的人都看的心惊胆颤,身为局中的延吉易家如何艰辛可想而知。

    获知的情报里已经。延吉易家的崛起中,林耀的名字被反复提到。所以他才特意让林耀回家做客,好好了解一番。

    “估计以后厂州军区要交给易家把关,所以我有一个问题问你,希望你正面回答。”

    顿了顿,夏老将军表情更加严肃。“你在易家的地位如何?我的意思是问你能否调集易家的大部分力量?”

    “我比一般的长老重要。”林耀依然给出一个不十分确定的答案。但这个答案的份量已经足够回答夏老将军了。

    “一般的长老?比如现在在保定的易飞?”夏老将军追问。

    “易飞叫我先生,以前他是我的私人保镖。”林耀淡淡的话让夏老将军猛的瞪大了眼睛。

    易飞是私人保镖?!

    这个曾经是三号长的私人保镖。听说此玄的个人实力已经达到了天级以下最高程度,除了易家的另外一个名叫易道的人,就数易飞最厉害了。

    可如此厉害的人,竟然只是林耀的私人保镖,这个信息实在让夏老将军无法消化。

    “爷爷,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别拐弯抹角,听着都辛苦。”

    林耀进一步更换称呼,突然想起爷爷这个称呼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没真正尊敬过,希望眼前的这个老人能够成为让自己尊敬的爷爷吧。

    “好,爽快,这么说话我也憋的慌。”夏老将军一挥手,感觉很是舒服,“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调动易家在军队的势力,你能不能做到?”

    林耀奇怪的望了望夏老将军,心想有什么事情需要私自动手的啊。

    想了想后,才继续回答,“如果不损害人民的利益,没问题,我能说服易家大长老。”

    话音刚落,林耀突然响起自己的这个承诺跟某部里男主角的承诺很像,可当时郡主角是被逼着给了女人一个承诺,自己这叫什么事?

    听到林耀的回答,夏老将军在心里仔细分析比较,对林耀的医术,在易家的地位和影响力,对康老将军的个人影响力,以及康老将军能够挥出来的作用,都仔细分析一番。

    过了很长时间,夏老将军才抬起头,目光灼热的望着林耀。

    “当我孙女婿吧!我家炎受就嫁给你了!”

    林耀一震,差点从椅子上摔到地上。

    这老人会不会是不正常了?怎么突然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开就就要嫁孙女给自己,虽然自己挺乐意,可这种对话中出现如此要求。实在让人背脊有些凉。

    啊的一声,接着是哐当一声响。

    刚刚出现在书房门口的夏雨变手中的两碗燕窝都摔在地上,厚厚的木地板,过硬的产品质量,让两个青花瓷碗完好无损的在地板上滴溜溜打转,将透明的燕窝汤羹在地板上划出一道道晶莹的痕迹。

    “对不起,不小心没拿稳,楼下还有,我这就去盛。”

    夏雨变慌不择路的转身就跑。连地上的两只瓷碗都不管了,不一会传来扑的一声,伴随着压低声音的痛呼,脚步声才渐渐远去。

    “耀耀,变变刚刚在楼梯上撞了头,这家伙一点都不小心,走路都走不好,哈哈。”

    无聊的小草习惯性的探出触须到处打望,此刻没心没肺的在笑话夏雨变,让林耀苦笑不得,也不好解释人类激动的时候会变笨这种粗浅的道理。

    “这丫头”夏老将军将望向书房门口的头转回,摇了摇头,望着林耀继续道,“要不要当我孙女婿?给句话,别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男人。”

    “要!当然要!”林耀用抢答的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夏老将军眯着眼笑了,望着林耀那张英俊的脸,心想这小王八蛋也不是很难看嘛,怎么以前自己见一次厌一次?

    林耀被夏老将军盯得心里有些毛,有一种危机感,于是立即补充,“不许让我帮人治病,不许干涉民红的事情。”

    “哎哟!你个小王八蛋还跟我谈条件了!你反了你!”夏老将军刚刚生起的好心情被林耀一句话破坏殆尽。“老子几十年养了白白胖胖的一个大闺女给了你,你竟然还谈条件!”

    “这个”不相关。不相关哈。

    林耀赧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感觉刚刚冲动了点。这种话不应该此刻说嘛,以后再更他磨就走了。反正老人家给了话,自己不听就是,何必说出来让老人觉得没面子呢。

    而这个怒狮将军,几最要面午的人,自只刚刚是捅了马蜂窝!“有什么不相关的?!上次你答应的救人现在还没完成!你说话不算话!”

    夏老将军得理不饶人,开始了咆哮,让门外刚刚重新端来两碗燕窝的夏雨变差点又是一个趔趄摔到。

    “你那个老部下已经只好了哈。别胡乱骂人!”

    林耀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心想上次都忘了收诊费,实在是有些亏。当时光顾着找到女朋友高兴了。一时间连至少两百万的诊费都忘了收。难怪自己离开的时候那家人千恩万谢都差点跪下了,原来是当自己免费义诊啊。

    这个老婆还真贵!

    林耀想着想着觉得吃亏了,必须让老人家知道自己吃了亏,于是又大声喊道,“上次你那个老部下,看在你的面子上连钱都没收,人家还说跟对了一个好长呢,你竟然骂我?!”

    “真的?”

    夏老将军顿时没了脾气,眉开眼笑起来,心里如同六月天吃了冰镇酸梅汤一般舒坦。

    自己看病收费八百万,这个具体的数字并没有宣扬,但老部下免费被救了命,这个名声可是打出去了,那多舒服啊。

    林耀看到夏老将军的表情,暗呼一声糟了,赶紧弥补,“以后不能有这种情况了,我亏大了,亏了几百万成本,你也不想变变跟一个穷光蛋吧?以后得按规矩来,不能总卖面子。”

    “当然,这个。当然。”

    夏老将军顿时变得很好说话了,他最看重的老部下也就只有一个人生病有生命危险,其他的人小病小痛的有军队公费医疗呢,麻烦不到林耀,这件事已经足够让他满意了。

    “张嘴,张开卑巴。”林耀突然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夏老将军正在乐着,听到反复要求后不自觉的张开了嘴,只是张得不很大。

    林耀手指一弹,一颗级“生生丹”射入老人的嘴里。

    入口即化,满口生香。

    那舒爽至灵魂深处的感觉,让夏老将军只想呻吟。

    “这丹药比你那八百万贵多了。以后别总是念叨我敲诈你了哈,把我名声都搞臭了。”林耀大声喝道,“赶紧回房打坐练功,对你这半吊子的练武之人很有作用。”

    “刚刚准备出声音的夏老将军突然止住话头,担心将如此昂贵的唾沫喷出口外,闭口后对林耀一摆手,冲回自己的房间,差点跟门口的夏雨变撞了个满怀。

    “阿耀,你吃燕窝。”夏雨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将燕窝递给林耀,“我爷爷怎么啦?”

    “没怎么,你以后就是俺媳松了。”林耀一笑,“这燕窝味道不错,你也吃一碗。”

    “只有这一碗了,本来煮了四碗,还给成叔叔准备了,现在倒了两碗。”夏雨变有些可惜的望了望门口的上的两个瓷碗。

    “没事,你吃,你爷爷今晚不会吃了,他回房间睡觉了,绝对不会出来。”林耀端起剩下的那碗燕窝就塞到夏雨变手中。

    此刻让林耀喂夏雨变吃,他还做不出来,尽管他很想这么干。”

    厚重的铁门缓缓升起,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

    “家主,祖里说过,不能直接去见那个东西。”江年勉神情严峻,语气十分焦急。

    “大长老,你别劝了,如今只有这唯一的办法了。”江流转头看着江家如今唯一地级巅峰的高手。眼睛里充满了落寞,还有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

    曾经风光无限的江家,短短几十年崛起,跻身四大世家之一眼见再过一二十年就可以继续上升名词。却被延吉的易家重创至斯。

    厂州军区的司令员江年尧被调到北京去了,空出的厂州军区司令位置是军部派来的人。

    其它地方的军部势力也被一一拔起。虽说这次的清理并不彻底,但有了这个苗头,估计不出两年,江家在军队的势力就将完全消散。

    地方上的政坛,南方五省集中出现大批官员被请到纪委部门喝茶的事情,在全国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江流知道,并不是因为那些人贪污受贿,或者读职到了令人指的地步。而是因为他们都刻着江家代言人的招牌,这才是这些官员落马的真正原因。

    世家不允许从政,江家打擦边球。通过几十年的钻营,扶持了自己的政坛实力,原本就是为今后的上位准备的,却不想早就被中央和各大世家盯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一次集中难。

    哪怕有漏网之鱼,江流也不做奢望了,那一定是因为国家担心一次性处理得太多,引起不稳定的局面,剩下的那些人,估计会逐个逐个。被清除。

    江家,如果不是有特别的机缘。再也不能翻身。

    因为延吉易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坚韧的家族,是最悍不畏死的一群人。跟这种人斗上,除了拥有绝对实力,可以一击致命的实力,别的任何人和势力都无法从易家那里得到真正的胜利。

    作为最危机时刻的江家接班人。现任家主,江流身上肩负着巨大的责任,他不能再逃避,他要抗争。

    抗争命运,哪怕有一丝希望也不放弃!

    还有易家!这个世仇家族,一定要将他们连根铲除!

    决不姑息!

    “江流,作为伯伯身份,我跟你说一句话。”江年畿突然朝洞口外面方向跪下,“列祖列宗在上,保估江家平安渡过此劫!江家子弟江年数愿意用自己的命维

    站起身,江年魁对江流严肃的说道,“里面的东西祖刮不允许接触。甚至不允许走近一百米范围,那一定是个不知名的恐怖存在。”

    “虽然这些年江家从那里获得了好处,可祖刮肯定有道理,你这一去。可能会让江家遭受真正的灭顶之灾。我们离开国内,到国外展。几十年后再杀回来,一定能够铲除易家。”

    “江流,听伯伯一句话,别去了,就算伯伯求你了,我们出国吧!”

    “要不然,流儿,让伯伯去暗杀易家的人,只要小心一些,以伯伯的身手,除了易家大长老,其他人都留不住我!”江年魁眼睛里突然绽放出戾气,一种与江家子弟平常表现风格迥异的戾气。

    “晚了,一切都晚了。”江流摇摇头,泪水滑下脸庞,他想起了失去的同胞父兄叔伯,“易家崛起太快,如果我不去,永远都报不了仇。”

    “而且,以易家的性子,他们是不会放任我们在国外顺利展的。出了国他们更无忌卑,直接就会杀光我们江家人。”

    “对不起,伯伯。”

    话音一落;江东贱直挺挺的到在地止,眼珠还能动,却不能说话,身体也无法有任何动作。

    这是江家家主的特权,能够对任何一个江家子弟行使控制力,在家主面前,任何江家子弟都无法反抗,除非达到天级境界。

    这,也是祖。

    轻轻抚摸干净从江年数眼角满出的泪水,江流也涌出了眼泪,“伯伯。如果我没有回来,你指定一个家主吧,然后带着他们躲到国外去,有多远躲多远,最好是分批安置,彼此不要联系,给江家留下一个希望之火。”

    江流知道江年般能够听到自己的说话,此刻从手心中越来越潮湿的感觉就知道伯伯心中的痛,可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违背祖去见那个存在。

    半米后的实心铁门缓缓落下,将门外的光线完全阻断,眼前一片漆黑。

    灯亮,一条长长的,着不到尽头的通道出现在江流面前。

    提着应急灯,江流擦干眼泪,稳定的走向那远处的黑洞。

    蜿蜒,盘旋。

    不知道走了多久,仿佛五小时。仿佛一整天,又或者是更长时间。

    直到江流感觉到饥饿了,才看到前方出现亮光。

    地底的温度越来越高,连地级顶期的江流都感觉汗流浃背,口干。

    转弯,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他整个人都停止了呼吸,甚至连身体表面的高温都忘记了。

    暗红色的岩浆出现在视野里。仿佛一条充满生命力的河流缓缓流动。没有声音,没有生命,只有时明时暗的岩浆像是跳动的心脏一般,透露出一丝生的气息。

    偶尔遇到悬崖掉下的石块,在岩浆表面打出一个四形小槽,然后迅消失,只留下杳杳升起的一股轻烟,表示它曾经存在过。

    岩浆河流不远处的一个深窝形状的地下谷地,却呈现另一番景象。

    灰白色的绒毛状物体充斥着整个谷地,将这片区域变成灰茫茫一片。

    仿佛极长的灰色松针密密麻麻的从地上伸出来,平整的地方又仿佛灰色的丝带整齐的铺在地上,那种衰败的颜色,让江流生不出一点美感。只有无尽的恐惧,一种自灵魂的本能恐惧。

    咬咬牙,江流果断的从岩浆河流最狭窄出飞身而过,冲向那片灰色。

    灰色区域很大,估计纵深有三百米距离。

    踩在厚厚的灰色物质上,感觉如同踩着经过长时间的岁月腐朽的俏绫,让人毛骨悚然,钻入鼻孔的也是一种**的味道,仿佛最失败的蘑茹种植基地那种气味,却比那气味强烈了千百倍,差点让地级顶期的江流直接晕过去。

    三百米距离不远,也不近。

    二十分钟后,江流走到了最深处。

    这段路,让江流掏空了所有的勇气,途中好几次想要折回,但一想到父亲最后交代自己的任务,他就坚持了下来。

    可这段路,让他身体里所有的生气都蒋失了,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只麻木的在坚定的意志下向前走。不停的走。

    整个人的体温也仿佛不存在。冰冰凉凉,像是刚从冰水里捞出来的冻肉,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一个如同用灰色物质织成的圆形物体呈现在眼前,五米高的直径,正前方只有一个半米直径的小洞。从洞口缓缓喷出灰色的颗粒,像是加工棉花时吹出的细小棉絮。

    “你来啦?”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江流的脑海里,让他原本做好充分心理准备的状态瞬间消失。

    “你是谁?”江流咬咬牙问道。

    “我是你们江家的守护神,如果想获得最大的守护,你必须亲自爬进眼前的这个小洞,并且愿意放弃一切,完全奉献给我。”

    “我有条件。”狠狠咬了一下舌头,流入口中的鲜血让江流稍微清醒了一些。

    “说说。”

    “我要报复易家,我要

    江流往小洞爬去,当他半个身子都进入洞口后,留在洞外的双腿一阵抽搐,五分钟后,抽搐停止,灰色迅布满他整个身体,再也看不到一丝有人来过的痕迹。!友情推荐《重生之官途》,作者“尽欢岁月”力万字。

    闽读最新童节就洗询书晒锄肋姗,讥齐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