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三百零六章 救康老将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与宗后才现宰数太多,章不宗,只能分两章。请支持订阅!

    怎么办?

    被揭露身份?然后结束这次打工生涯,选择司徒皓的嘉惠量贩市打工?

    这显然不行!

    林耀脑子里疾驰电转,迅分析得失利弊。

    最后,一咬牙,动用“传音入密”对着已咎走到四米距离,脸上开始显现出惊讶表情的成德成少校。

    “成少校,是我,夏雨受也在,请你不要相认,咱们就当是陌路人。”

    成德一震,身体有一个明显的停顿。但瞬间恢复过来。

    脸上泛起笑容,望着司徒皓。“司徒,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会过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早,看样子你来了好打一会了。”

    语调有些变味的成德让司徒皓瞬时明白了原因,这是想装作不认识林耀和夏雨变呢,特别是夏雨受。

    司徒皓也听说过夏老将军将孙女许配给康老将军孙子的事情,北京城说大也大,说小也这种显贵人物的家庭琐事,当然不是秘密。

    “看来成德是想掩饰,以免夏老将军家的糗事曝光,要知道康老将军的身份地位可不低,今后我林兄弟是有难了,唉”不知道他吃了没有。”

    司徒皓心里暗暗想着,脸上却表现出一惊一乍的申请,“成德,你也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怎么会,认识老卢还是我给你介绍的呢,按说我跟他比你熟。”

    成德也恢复了淡定,这种事情哪怕他再有情绪也得压着,让老长知道了估计要把整栋楼炸掉,还是不曝光的好,回头好好说说小受,实在不行就私下里告诉老长。

    “秦轩。”成德跟秦轩点头招呼,又对没见过面的张峥点头致意。也没像生意人那样主动介绍自己,然后随意的拉过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却因为刻意而忽略了跟林耀和夏雨变的点头,让心思如狐的秦轩捕捉到了这种异常情况,表面上却什么也没显露出来。

    “这位是林兄弟,七仙女的公司同事,今天第一次见到。”司徒皓仿佛觉得不稳,赶紧开**代了林耀的新身份。

    “你好。”成德对林耀点头。目光里的犀利仿佛要刺穿这个拐卖女孩的家伙。

    “您好!”林耀佯装天真,“我最敬佩军人了,很高兴见到您。”

    最佩服军人?!

    成德心里暗骂,你最佩服军人怎么会当初敲诈老长的?而且态度极其恶劣!

    头一扭,成德决定不搭理这个厚皮的家伙,只跟司徒皓和认识的秦轩说话,用实际行动鄙视林耀。

    扑哧一笑,刚刚还窘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夏雨变忍不住出了声音,恋爱的人胆子大还真是真理。

    成德强忍着扭头望夏雨受的冲动。继续跟司徒皓说话,只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回话也时常答非所问。

    放下心结的两今年轻人仿佛故意跟成少校作对似的,午饭在一桌子。下午聊天和活动也在一堆,晚餐还在一桌,让成少校有一种拧着林耀撕碎他的冲动,却也只能苦苦忍着。

    晚餐后很多宾客告辞离开,夏雨变也不能太迟回家,于是林耀跟周小七告辞,却被周小七一早为他准备好了一大束郁金香。

    除了黄色和黑色,周小七种植的其它四种眼色的郁金香都有搭配,颜色看起来颇为驳杂,却因为四色郁金香所代表的美好含义而不可或缺。

    “你今天真漂亮,比郁金香还美。”林耀说出了人生中第一句肉麻的情话,将那束娇艳的鲜花放入夏雨蹙的怀抱,引来几个宴会中窥觑美色的男人吃味的目光。

    “谢谢!”夏雨变声音如蚊虫般微弱,脸都快埋到花丛里了,心里却十分甜蜜,这也是她第一次接受男孩子的鲜花。

    “受变,跟我一起回家。”

    不河蟹的声音打破了美好的气氛,忍了大半天的成德终于要火了。嘴里跟夏雨变说着话,眼睛却瞪着林耀,恨不愕从目光里射出刀来劈了这个小子。

    前前后后,成德跟随夏老将军在林耀这里吃了不少瘪了,每次都让将军皿去大雷霆,连上次在民红药厂的接待室,老将军伸出橄榄枝要认干孙子也没回应,这让老人家私下里暴跳如雷,实在是太让人没面子了。

    “这个”成少校,多谢你送变受回家,不过你是不是将车停在右边那条街比较好一些,我跟受变一会散步到你那里。”

    林耀也很烦这个。成少校,几次见面也不愉快,跟他的小司徒皓简直是一今天上一个地下,没得比。

    “你”成少校没考虑这么多,眼看就要火,仿佛跟在老将军身边也被传染了火爆脾气。

    “你想让人知道变变的身份就直接把车开过来吧,顺道也送我一程。今天我没开车。”

    林耀很是无所谓,暗想这家伙怎么就那么看不惯自己,哪怕自己的一根脚趾头,也应该比康迪凯那个家伙强无数倍啊!

    “你们快点!”成德甩下一句话。带着怒气离开,旁人看他脸上怒气的表情,还会以为是军人的冷峻和威严。

    “我们走吧,成叔叔其实脾气也蛮大的,都是跟爷爷学的。”夏雨变吐了吐舌头,主动拉着林耀的胳膊拽了拽。

    “今天回去你要受审了,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

    林耀心里念叨着周小七的告诫。男孩子就应该主动承担责任,夏雨变回家后遭到责难是一定的,还不如跟着去见夏老头,看他有什么招数,自己也不用怵他。

    如果连自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还不如趁早回成都,逆天修行也成了笑话。

    “我没关系,我不怕。”夏雨变摇了摇头,“你以前那么苦都熬过来了,这点小事情难不到我,现在我可不会听他们的安排了,大不了被骂一顿。”

    “那好,有事打电话,我们走吧。”林耀拉着夏雨变,跟一直在一旁聊天驻足的司徒皓和张峥打招呼告辞,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始了饭后散步。”,

    “变变,跟爷爷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友老将军少有的压下了火爆脾与。能够让他稍微控制姊”口…就只有这个宝贝孙女了。

    “没什么,爷爷,您一定听成叔叔说了什么吧?”夏雨变咬着嘴唇,直直的站在夏老将军面前。眼睛望着前方的地面,双手紧紧的抱着胸前的郁金香。

    “我跟林耀谈恋爱了,我不要听你们的安排,我不喜欢康迫凯。”

    一口气说完,夏雨变感觉有些脱力。

    虽然爷爷对自己每次说话都很温和,可在她的心目中老人家的威势相当大,根本不用怒也让人害怕,只是以前自己一直是乖乖女,所以才不会跟老人家的意见相左,这一次,怕是躲不过了。

    “你”夏老将军双眼一瞪。眼看就要怒,只是见到孙女柔柔弱弱的模样,顿时泄了气,将语调放缓下来,“变变,林耀那小子虽然不错,但不是你的良配啊。”

    “为什么不是?”夏雨受勇敢的抬起头,“难道康迫凯才是?爷爷你不知道康迫凯什么坏事都做尽了?!”

    “我绝对不会跟康迪凯好,绝不!”

    夏雨变的决断让老将军有些无可奈何,略微犹豫一下后,才将态度继续强硬起来,“不许你跟姓林的那小子谈恋爱,必须嫁给康迪凯!”

    “凭什么?”夏雨变豁出去了,“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了,我的婚姐我自己做主,爷爷你要喜欢康迪凯;另外找个人嫁给他,我是死也不会找他的!”

    “这个,这个关系到国家大事。你不用知道具体原因,但必须嫁给康迪凯!”老将军仍然想说服孙女,稍微透露了一点信息,却效果不佳。

    “国家大事?国家大事不用我一个小女人来承担吧?”夏雨受少有的表现出坚定和强韧,“别说没有我就办不成大事了,如果要靠一个女人的婚姻来成就的大事,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你胡扯!”老将军音调瞬间拔高了一个八度,“你懂个什么?这件事情必须要康结文参加,所以两家必须结成亲家!”

    “我看爷爷你跟康爷爷关系那么好,如果还必须要再我作为条件才能成事,那康爷爷的觉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我一个不相干的人牺牲自己的幸福?!”

    夏雨变瞬间捕捉到了不合理的地方,按说觉悟之事,作为共和国的前中将应该很高,母须这种封建式的联姻来勉强达成。

    虽说爷爷提到的大事是什么夏雨变不知道,但如果康家拿这件事作为条件,就一定不会有很高觉悟。或者说用很大的热情帮爷爷完成那件大事。

    “这个”一切都只是一种隐患,还没冒出迹象,所以康将军不确信此事,就需要用你来拉拢他们家。主要是康将军的老部下需要站在我们这一边。”夏老将军第一次对孙女谈国事,虽然说得很笼统含糊。但把大致情势说明了。

    “我不干,人只有一辈子,如果为了一个连具体是什么都不清楚的原因,让我痛苦的活一辈子,我不干!”夏雨变带着泪水抗拒家里的安排。

    夏老将军还准备说些什么,却被一个怒吼打断。

    “夏老头!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破门而入的是康迫凯的爷爷。康佑文老将军,前共和国中将,后面跟着一脸紧张的成少校。

    “受变在这里啊?正好,今天把话说清楚!”康老将军见夏雨交怀捧鲜花,站在客厅中央,顿时稍稍消除了一点点怒气,对于这个女孩,从小他就喜欢,很多年以前就希望夏雨变成为自己的孙媳妇。

    夏雨变咬着嘴唇,没有像以前一样亲热的叫康爷爷,也没打招呼,就这么定定的站着。

    “康老头,都是误会,我正在说变变呢。”夏老将军降低了音调,铜锣般的嗓门依然很大。

    “不是误会,我跟林耀谈恋爱了。”夏雨变突然插话。将眼见就要缓和的气氛重新变得紧张起来。

    “夏老头!”

    康老将军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瞪着夏老将军要答复。

    “康爷爷,这不关爷爷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喜欢康迪凯。”夏雨变抬起头看着康老将军,“康爷爷经常在我面前说康迪凯是如何如何的优秀,如何如何的能干和上进,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你只要派人到外面打听一下。或者根本不需要派人打听,直接问你的副官就行,所有的人都知道康迪凯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纨绔,他糟蹋了多少女人,还纠结一些**横行霸道,这些劣迹肯定是不会传到你康爷爷耳朵里的,你还一直以为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

    “其实,大街上随便拉一个男人都要比康迫凯优秀得多,至少他们不坏!”

    夏雨变最后一句话如同利剑一般刺穿了康老将军的心,从来在自己心中是人中龙凤的孙子竟然如此恶劣,实在是他没有想到的,可夏雨变绝对不会在此事上说谎,那就只能说自己的家庭教育实在很失败。

    张了张嘴,康老将军像是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整个人直挺挺的往身后倒去。

    啊!啊!啊!

    三声惊呼同时响起,最近的成少校闪身冲过来,一把托住康老将军的身体,避免了让老人摔伤。

    “叫医生!快叫医生!康老头有心脏病!”夏老将军大声吼道,整栋小别墅都能听到这巨大的吼声。

    作为老将军身边照顾起居的人,成少校显然也懂得一些急救知识,赶紧将康老将军抱起,让他侧躺在沙上,头部枕在真皮沙的软扶手

    置。

    从随身携带的药品要掏出硝酸甘油。放入康老将军的舌头下面,并侧过老人的身体开始按压至阳穴。

    夏雨变立即跑到电话机旁边。拨通了军区内部的值班医生电话。

    “快打电话叫林耀过来,他是神医!”

    夏雨变用电话紧急呼叫医生赶来,刚刚挂断电话就被夏老将军的吼声吓着了,于是立即掏出手机寻找号码拨号。

    林耀赶到时病人已经送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重症病房,夏老将军和夏雨受都在,连康老将军的儿子康卫城少将也在。

    “快进去,康老头有危险了!”

    夏老将军见到仆胆的第句话没有打招呼,直接把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年粹生挑,却被守在里面门口的医生拦住了。

    “给老子让开!不然老子毙了你!”

    怒师将军的威名不同凡响,早就被手术室外的咆哮声震惊的医生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听到这种最直白的威胁时侧身让了让,却将脸转向正在主持手术的主任医师。

    “老长,手术室需要安静。请您配合一下

    主治医师只好放下准备开颅的电锯。护士也停止了剃头的动作。

    这种环境下,不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不可能很稳定的操作,只能暂停手术。

    如同绝大多数的心脏病老人一样。康集将军不仅有心脏病,同时有三高,这一气急败坏,直接就爆了血管。

    脑溢血,昏迷,情况十分危机。

    “配合个。卵!”夏老将军双目一瞪,“你们让开,让他来治”。

    一拂手,刚刚阻拦在身前只让了半个身位的医生被夏老将军拂到了一边,跌跌撞撞的侧移了三米距离撞到了墙壁上,出砰的一声让整个手术室的医生护士目瞪口呆。

    “老长,医生在抢救。”

    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是康老将军的儿子康卫城少将。

    此剪他见到夏老将军大神威阻止手术,心里原本悬着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夏老将军故意阻止手术耽误了父亲的抢救。

    “小兔崽子!不想你爹光荣了就赶紧给老子去把医生护士都赶走,让他来治。”

    夏老将军毫不客气的扭头一吼,“看什么看!老子的命也是他救的,还救不了你家老头子?”

    林耀最无辜,这次被紧急召集过来。且不说出手治病赚不到钱,病人还是他一直不喜的康迪凯的爷爷,可此剪有了夏雨变这层关系,老人病又是因为自己跟夏雨变谈恋爱的事情,不出手也不行了。

    只是,如此高调的出手救人,在林耀而言也是第一次。

    “快去!”

    夏老将军的怒吼再次降临,震的满屋子的人浑身一抖,康卫城快绕过夏老将军,将依然有些愣的医生和护士往手术室门外推搡。

    对于林耀,康卫城早有耳闻,此次见到后心情也很复杂。

    以前林耀将康迪凯打成重伤。足足躺在医院两个同时间才恢复,本想报复过去,却被兰州的洪广德将军扛下来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后来听说了林耀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救治夏老将军的神医,而且在中南海也挂了号,成了挂名的御医。这个身份有点大,于是康卫城彻底打消了为儿子讨说法的念头。因为从派去保护儿子的几名军人嘴里。听出了那起事件原本就是自己的不肖儿子主动挑衅的。

    对于跟夏家的联姻,康卫城并不非常热衷,在他看来,媳妇随便找一个也没关系,尽管跟夏家联姻会获得更多的好处,却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父亲康结文老将军已经略微提过联姻的真实意图,康卫城并不想参与其中。

    只要父亲依旧健在,自己在军队的权势就会有保障,进一步提升是必然结果。

    所以,听说林耀就是眼前这今年轻人,康卫城表现得比夏老将军还着急直接就开始赶人,甚至还动了拳脚,将略有抗拒的医生护士打出门外。

    手术室除了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只剩下了四个人,夏老将军、康卫城少将、林耀和夏雨变。

    “受变,你出去在外面坐一会,这里不要很久。”林耀温言说道。也没理会一旁的康卫城少将,直接从随身携带的椅包里掏工具。

    “那个,”小林,要不要我们也出去?”

    夏老将军可以用最温和的声音跟林耀说话,却因为刻意的压低音调,让整个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不清。像是在瓮坛里说话一般。

    “老长,最好你们能出去,不过我想康将军应该不愿意,所以您也留下来吧,免得他影响我了。

    林耀抬头对着夏老将军展颜一笑,留下了老人。

    颅内施针在普通人看来很恐怖,正好可以让练过武功的夏老将军帮忙看住康卫城,免得他一激动影响自己救治了。

    因为有外人在,林耀只好采用最繁琐的治疗方式,两根金针,一套银针,瞬再插满了康老将军的身体。特别是从后脑勺位置的枕骨大孔刺入的两根长长金针,让一旁观摩的康卫城少将惊讶得嘴巴可以塞入一个鸡蛋。

    金针的脆响,银针的轰鸣,都让夏老将军和康卫城少将震惊莫名,特别是夏老将军,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林耀施针,上次林耀为他自己治病的时候是把他打晕了,此次见到神奇的医术,心里对林耀的更加重视起来。

    很多时候,耳听不如眼见,听说林耀是神医,哪怕自己经历过,也不如亲眼见到林耀治病时的场面让人更加信服。

    林耀的动作不紧不慢,其实度很快,但看起来很洒脱很淡然,仿佛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小林,康老头能不能变得跟我一样?。

    夏老将军见林耀轻松得仿佛在打扑克牌,没忍住将心头的问题提了出来,也不管林耀还正在“手术

    林耀转过头,看了夏老将军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心里暗想,“怎么可能!我跟他又不熟,而且他还是康迫凯的爷爷。能让他恢复成病之前的状态。甚至要好过那个状态就已经足够帮忙了,咱又不是他家的医生。”

    见到这种情况,康卫城少将心头一紧,知道了结果。

    虽说真本事没有,但康卫城察言观色的本领颇强,这也是他出身显赫又没本事后培养出来的一大能力,依靠这种能力也顺风顺水的爬到了少将军衔,掌管了颇有实惠的位置。

    康老将军是康家的顶梁柱,定海神针,一切的荣耀都来自于老将军。

    可林耀的意思明显就不愿意将父亲彻底治愈,或者说彻底祜除病根。这样一来,父亲今后的健康问题依旧存在,随时还有可能病。

    如果下次中风时没有林耀出手救治。以康卫城对现代医院能力的了解。留下后遗症几乎是必然结果。到那时,康家就仕儿导逐渐专向败落,很多事情也不会像现在众么顺利了。久病无孝子!

    民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一旦康老将军只能躺在病床上度日,他的威信和能量就必定大打折扣,而这种情况,恰恰是康卫城最不愿意看到的。

    “林医生,请你彻底治愈我父亲。”

    康卫城少将想来想去,还只有求林耀,于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林耀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康卫城,表情很是奇怪,“当然啊。如果你们放心,明天就可以出院。不过以后康老将军的生活起居要更加注意,不要再生这种事情了,下一次我不一定能够赶到。”

    没戏!彻底没戏!

    林耀的意思康卫城听懂了,彻底治愈只针对这一次的病,让这次病不留下任何后遗症,但父亲的心脏问题和高血压、高血糖和高甘油三酯的问题没有解决,情况跟病之前差不了多少。

    林耀这是明显的拒绝!

    想到这里,康卫城心里生出一股怨恨,觉得林耀见死不救,看着那英俊的脸庞越来越觉得愤恨,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

    “林医生,我的意思是希望我父亲今后不要有这种危险。”语气更加温和的康卫城继续说道,眼睛灼灼的望着林耀。

    “对不起,康老将军不属于中南海约定的名单之类,那种情况成本太高,我承受不起。”林耀直接拒绝;心想你还真会狮子大开口,咱们很熟么?

    “我们出钱,您说个数目。”康卫城依然不死心。

    “对不起,材料越来越紧张,有钱也没处买,你们出不起那个价钱的。”林耀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康卫城,继续运功做噱头糊弄观摩的两个人,将金针银针震得蜂鸣大作。

    “多少?”康卫城跟林耀耗上了。

    林耀没有说话,忙中偷闲的将左手往后面一探,伸出了一个食指。

    “一百万?”

    没有回应。

    “一千万?”

    依然没有回应。

    康卫城彻底死心了,脸色十分难看。

    一个亿,任他如何拼凑也无法弄到这么多钱,对方是摆明了不愿意出手了!

    恨!

    万分的怨恨!

    康卫城望着正在救治自己父集的那个背影,恨不碍手中有一把枪直接崩了对方。

    “耀耀,你还真会狮子大开口呢。竟然在国内也开价一个亿。”草的声音响起,语气很是兴奋。

    这次治疗没小草什么事,一切都依靠林耀自己的本领。用感知探测。刺针放血降低颅内压力并且清除淤血和积液,然后用医疗真气修复破裂的颅内血管内壁,梳理相关的脑部组织。

    林耀完全可以自己胜任一切工作,甚至连一个。“白云丹”都没动用。理由仅仅是“白云丹”的成本也要引四块钱一颗,他不愿意用在没有好感的人身上。

    一个半小时,包括驱赶医生护士。包括跟夏老将军和康卫城严将的聊天说话,林耀结束了对康老将军的治疗。

    整个过程中,夏老将军就说过那几句话,后来林耀的拒绝彻底根治他也没有表意见,只是当林耀开价一个亿的时候抬了抬眉毛,仿佛回到了自己被敲诈八百万的那个时候,回想起来心有余悸,暗想如果那时候自己不给钱,会不会跟林耀说的一样两、三个月就光荣了。

    “看来这小王八蛋当时还是手下留情了啊,否则还不止八百万了。”夏老将军突然冒出一个很荒唐的念头,仿佛自己出了八百万诊费占了莫大便宜。

    可当他响起亲家段涵渊的经历,一分钱没花就彻底康复的比较,对林耀的怨气又多了一些,暗想要如何利用孙女这层关系为难林耀一下,宣泄一下挺透的郁闷。

    不轻不重的一声清脆响声,林耀将手掌拍在康老将军的额头上。

    缓缓的,康老将军睁开了双眼,看到了眼前的那张年轻面容,“你是谁?”

    “我不是谁,路过打酱油的。”林耀的回答更绝,差点让冉准备打招呼的夏老将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哦,我这是在哪里?”康老将军继续询问,仿佛刚刚睡醒不知身在何处。

    “医院,他们弄错了,你睡着了他们以为生病,结果把您弄到医院了。现在可以回家。”林耀依然在糊弄着康老将军。

    康老将军病的原因在路上赶车的时候,夏雨变就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了,虽说如今哪怕激动也不会立刻爆血管,但林耀不想见到太针锋相对的场面,于是只能忽悠康老将军。

    “好吧,你扶我一下,好久没锻炼都自己起不来了。”

    康老将军仿佛相信了林耀的说话。借着对方的手直接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让一旁忍着没打搅的康卫城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暴出来了。

    世间奂然有如此神奇的医术?!

    刚刚脑溢血就可以出院回家?甚至根本看不出病的影响!

    康卫城少将次对林耀的医术震撼莫名,在他想来,至少父亲需要住院一个月才能恢复健康,却不想立即就能下地行走,先前林耀说的第二天可以出院他还当个笑话,却没想到更加夸张的是马上就可以出院。

    “这个人,怎么会被凯儿招惹到哟?!凯儿这个败家子!简直只会捣乱!”

    康卫城心中次对儿子康迪凯的行为有了怨恨,以前康迫凯惹事生非他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原本认为年轻人张狂一点没什么问题,有自己和父亲的庇佑,根本无需让儿子活得那么辛苦,现在却认为自己一直忽略的家教招致了苦果,极大的苦果。

    感谢“独孤一人哪6口殡”2票的月票支持!!!谢谢你们!谢谢谢谢!

    感谢“引飞飞毒龙之吻轻轻的别离开”“4伤口纫路见不平东猫窝儿”的慷慨打赏!!!谢谢双重破费支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