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战前准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本书的书页显示“今日已投o票”月票,之前还有的,此刻别人的是你们的热情将的系统打爆了?!那太厉害了!请继续加油,看能不能将的系统打崩溃,我很期待,真的!

    本章正文冯字,请支井月票!

    林耀生病了!

    歇斯底要症,或者是狂乱症。或者是多动症,或者是”

    这是大长老易破天的判断。

    望着在草地上翻滚蹦跳,手舞足蹈。一个人在哪里又喊又叫的年轻人,大长老易破天搜肠刮肚的用所有知道的和能想象到的病症套用在林耀身上,现都有那么一点像。

    一时间,大长老纠结了,,

    此时的林耀确实很狂乱,整个人的精神极度亢奋。

    年轻如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宣泄方式。小草的存在既不能示之于人。又不能写日记秀博客,只能一个人鼎,一个人爽。

    于是,就成了大长老易破天眼中的**状态,**型性人类表现

    态。

    一切的缘由,在于跟小草讨论完物种起源后,被告知了一个令人惊喜激动的消息。

    当时小草说“耀耀,我现在很厉害了,可以将触须伸展到周围一公里范围,并且可以控制植物的状态,还可以”

    林耀没有来得及仔细听小草后面的解释,立即就陷入**情绪当中。狂乱、释放,疯狂的释放,这段时间他对小草的担心够重了每每想静下心来打坐练功的时候都会挂念小草,甚至还因此影响了入定,修炼效果很是不佳,除了跟易家长老们对打的时候才稍微好一点。

    可对打也差不多结束了,现在挨打炼体已经没有成效,本源巫力都已经跟身体融合起来,对打成了对练,获得的成效仅仅是经验的积累和一些身体的本能反应。

    于是在对草的担忧和思念下,林耀也没有了多少热情,心里的狂躁越来越盛,好在有姥姥姥爷在,经常到药厂去让姥姥摸一摸,跟表姐林素斗斗嘴,也能很大程度舒缓紧张压力。

    可这些,依然解决不了根本。现在小草活了,是的,林耀一直担心小草不在了,因为后期的时候他甚至无法查探到胸口位置小草的存在。连心神感知都无法侵入,这种感觉在代卡族的山谷神庙那间地下室里有过,被一股黑气排斥,让他以为小草输给了明金。

    小草没事,还有这么大的能力提升。如何叫林耀不欣喜若狂?

    可以说,如今的一切都是小草给的,如果没有小草,被罗家“断粮”的一家人是很难有机会再次购买昂贵的药材帮林耀吊命,哪怕是父亲罗济民跟罗家以二伯罗济昌为的董事和管理层对簿公堂,也基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如今想做出一个能够忽悠到公派审计师的财务报表,简直是易如反掌,林耀知道以罗济昌的精明和能力,不会考虑不到这些,甚至在十几年前就开始了谋算,打官司的最终结果必定是家里在原本捉襟见肘的经济上,再次雪上加霜的承担不菲的律师费、诉讪费,也许还涉及到保全费。

    别的不说,光是那约为唬的诉讪费,以当时家庭的经济来说就承受不起,因为所有的钱都会用来买药吊命。

    可以说小草是林耀的救命恩人。也是如今他个人和民红获得如此实力的最大保障,因此小草的回归才会让林耀如此失态,如此激动。

    伸展一公里,那就是直径两公里,面积3旧平方公里,这简直就是一个小镇的面积。实在是太厉害了。

    而且还可以控制植物状态!接下来还有什么林耀确实听不下去了,因为肾上腺素分泌实在过多,他也没想用医疗真气控制,就那么让自己尽情释放一下。

    好长时间后,林耀稍微平静了心情。继续跟小草聊了有关情况,得知小草已经能够刺激植物生长育和成熟,对半径一公里的植物吸取药气和毒气,甚至可以做到一公里范围内利用触须单向攻击,这些能力在林耀看来实在很逆天,心中则更是欣慰,小草的任何一点能力增长都让他喜悦。

    至于自己是否会被小草完全占据身体进而夺舍,林耀从来就没有想过。曾经的亲密战友关系让林耀知道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生,自己可从来都是弱者小草要有那想法。根本不用等到现在了,因此也没对此

    究。

    “小草,为什么明金有这种能力还要去附在黄尤的蹄子上?它直接自己修炼岂不是更好?哪怕慢一点也更自由啊,何况世界上那么多资源。随便进入一个原始森林就够它增长实力了。”

    林耀一边用心念跟小草交流,一边沁月向服装厂的建筑群。他耍洗澡换衣,刚刚的翻滚弄得满习北泥。异常的气候让深秋的成都经常下雨,临时种植的草皮还不牢固,经他一翻滚早就弄出了一大片裸露于地表的泥土,自然身上干净不了。

    “明金哪里能够从植物中吸取药气啊,根本不可能,只有我才可以。小草的语气很骄傲,“如果它不是碰运气遇到了黄尤的蹄子,并具本能的附着在上面修炼,估计现在连灵智都没开启呢。”

    “你想想啊,你不是告诉过我怎么遇到我的吗?那时候我也是通过本能的方式到了你们家药材加工厂的阴沟里,通过吸取到入阴沟的药渣中含有的药气来进化的。小草开始了忆苦思甜,“能力不够的时候。我们很脆弱的,虽然不容易被别的东西杀死,但没有机遇永远都只能是很低等的生灵。”

    “也多亏遇到了你,你们人类吸收到体内的药气才能迅被我吸收。否则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艰难。等多少年才能开启灵智呢,更别说现在这水平了。小草越说越激动,“耀耀,你真是我的福星。”

    林耀呵呵一笑,回了一句,“你才是我的大福星,还是救命恩人。”

    大长老易破天就这么呆呆的望着林耀走到自己身边,正犹豫是跟林耀打招呼呢,还是不打搅他了,林耀的表现避免了他的痛苦选择。

    “大长老,我出关了,可以不用如此保护了。”林耀望着大长老易破天皱起眉头的脸,喜笑颜开。

    “啊!出关了?”大长老惊呼出声,他可没忘记林耀出关代表的含义,能够被天级高手惦记的事情已经不多,林耀的状态绝对排在第一位,因为他的状态关系到易家的未来。

    “这么说你你可以”

    林耀知道大长老易破天想问的是什么,很直接的接过话,根本就不需要对方的提问,“是的,我现在又可以对付天级高手了。”

    见到对方的眼神变换得很厉害,里面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林耀赶紧补充,“这个”先说好,我可不能跟你放开手对练,我那一招使出了就是你死我活,还不是同归于尽,是我活,很难控制结果。”

    林耀用话堵住了大长老易破天的想法,他知道天级高手很寂寞,想通过跟同级别人交手来提升感悟和境界的冲动很明显。

    但林耀不能配合,因为他不清楚天级高手对小草的感应程度具体如何,在体外是感应不到,可万一进入易破天的身体舟能够让对方感应到小草的触须,岂不是有风险暴露小草?

    所以,对于天级高手,林耀不准备用小草试探,要么真打起来直接打死对方,要么就藏拙,除此不做他选。

    “先生,你先去忙,我立即安排人手,这次到厂东一定要讨回公道。竟然派人来绑架你!”大长老易破天表情一肃,严重爆出厉芒,“易家这几十年来受到的屈辱也该到清算的时候了,光是折损在他江家手里的易家子弟就有三百五十九人,这个数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林耀不好说什么,世家间的争斗和仇恨他不懂,但光是这个数字就已经足够令人心惊了,只要到时候帮着易家打击江家就好,别的不用考虑。

    时间过去了几天,对付江家不是事情,这涉及到人员调配情报分析,对方实力分部,己方的目标配备和出击撤退计划,任何可能的突情况应对措施,等等。

    毕竟江南五省是江家的地盘。如果计划不详尽周密,也许此次易家就会陷入其中折损严重,刚刚重新崛起的易家可经受不起如此消耗,了。

    林耀偶尔参与易家的策划谋略。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根据林耀的意见设计的第八方案,明显是在易家完全信任林耀的能力基础上进行的,因为一旦林耀的施毒等能力不够达不到他所说的程度。易家的折损会成倍增加。

    原本前面的方案要么是同时主攻江家分部在南方五省的子弟,这些子弟基本上都是在军政和商业方面崭露头角,为江家谋取实际社会权势的人;要么方案就是集中力量主攻江家的总部,将那些坐镇江家的高尽,直接损其根本。

    无论是哪一套方案,都存在巨大的风险。毕竟江家运营了几十年时间,他们的主要能力体现在旁门左道方面出类拔萃。

    从武力上来说,江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外在辅助提升个人实力。陷阱、机关、用毒、枪械甚至是炸药,无所不用其极。

    每一个江家子弟都从小要学习心理学和厚黑学,让他们将这些能力全方位应用,因此江家也是少有的掌握了一定规模官场权力的世家。别的世家只参与军队权力竞争,对于官场只利用扶持,肝一、员的方式。讲行不今面的掌控。当然,江家的势力也只能局限在南方五省,一旦他们想插手其他地区,哪怕是他们扶持的官员调任其他地区,一定会遭受所有世家的阻碍。甚至直接让这些调任外地的官员遭遇意外。

    南方五省的军权,基本上就是江家的天下,官场方面江家的掌控力稍微薄弱一些,各地区的最高权力人物一定不是江家子弟和他们扶持的人。这也是避免出现现代诸侯的一种手段,但各地区的二号、三号或者其他有实权的职位,也不乏江家子弟和被扶持的官员。

    其实在林耀自己看来,八号方案反而是最合适的,风险也最只是不大好为大长老易破天演示大范围放毒的手段,因为这些手段一定会对修炼之人产生严重影响。

    有了空闲的时间,林耀在民红药厂呆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回到服装厂则开炉炼丹。如今有小草的护法,他不用担心炼丹后处于虚弱状态。于是一炉炉的各类丹药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消耗的药材不计其数。

    其中大多数的是级丹药,现在林耀对那些普通的丹药已经有些看不上眼了,既然原材料消耗增加的并不多,炼制级丹药自然就成了选,普通丹药只用来应付对外的赠送和售。

    草节省下来的“年年丹”有一组四十九颗,林耀直接让姥姥姥爷各服用了一颗,效果惊人,两位老人从服用了级“生生丹”后表现出来的六十多岁模样,一举变成了五十来岁,看起来就像是父亲罗济民的哥哥嫂姓,或者姐姐姐夫。

    父亲罗济民和母亲林红梅暂时不敢服用,因为他们担心这种有惊人的返老还童效果的丹药会将他们变成二十多岁的模样,那样会很尴尬,甚至会太出格。

    林耀也不能保证效果具体如行,他查探到姥姥姥爷的身体机能确实恢复到了五十岁左右的状态,甚至在某些方面更是年轻,于是“年年丹”依然寄存在小草那里,剩余四十七颗。

    时间虽然貌似空闲,实行上林耀也很忙,非常忙。

    除了陪姥姥姥爷。偶尔关注一下民红的事情,林耀忙于炼丹,忙于炼丹后的真气恢复和温养伪丹火,更忙于吸取毒气准备厂东的对战。

    对于有真气的武者而言,一般的毒药效果大打折扣,不仅奇效慢效力弱,还能够被一定功力的武者逼毒出体,于是林耀又多了一项工作。拿易家的长老和长老以下的子弟做**实验,尝试哪种毒药对武者更有危害。

    好在所有的易家人都对这今年轻的先生信任万分,并且都争先恐后的要求以身试毒,仿佛是在试用丹药一般。

    看来林耀挑选的试药者能够得到极大好处的传闻已经传遍了整个易家,让越来越热闹的服装加工厂出现了争抢试毒名额的现象。

    试验的结果是纯自然形成的生物毒药对武者最有效,植物花粉汁液中的天然毒素,动物毒腺和血肉骨骼中的各类寒毒热毒,都是林耀大量收集的重点毒药,易家也挥极大的效率在全国采购这些毒药,并运送到成都,让林耀吸收,于是服装厂上空经常出现轻烟,那是在焚烧被吸取毒气后的药材废料。

    忙中挤出一点时间,林耀开始按照从迪卡那里学来的养盅经验培育自己的盅虫。他现这些盅虫大多跟迪卡描述中的情况有所不同,在各个相应的养盅期表现出来的实力有了巨大的提升。

    这种情况林耀没时间仔细琢磨,也就由着它存在,只进行日常例行养。

    这种例行的日常养工作量也十分大,毕竟谁也不如林耀那么强悍。体内竟然养了一百二十七种盅虫,有的盅虫一种就有几十甚至上百只。因为母虫一只,巨多的子虫。

    劳逸结合的林耀感觉这段时间过得很充实,到药厂偷闲享受天伦之乐。回到服装厂则马不停蹄的开始忙碌。时间也在这话中紧凑的生活中一天天过去,眼看就到了要启动复仇风暴的日子,时间也进入了

    拜谢“开心格巴”成为本书的堂主!让络破费了,感激你!

    感谢“一二三四片游击队腮瑰天堂坐啸广戟书友”2票月票支持!谢谢你们!

    因为本书出了玄幻事件,不仅前面支持月票的朋友名单查询不出来。新投票的记录干脆是空的,更加无法查询到,我记下了,如果以后有机会查到我依然会记录下来保存在电脑,留恋感激;如果查不到了,就统一在此拜谢!谢谢大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