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们合作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三文胚旧字求月票!今天当然坏会有,请支持!林耀没有小看不和相关人员的信息调查能力,却也惊叹于他们的反应度。

    原本自身的能力提高后。林耀就没有再太牵强的掩饰自己的天使身份,在他想来,既然夏老将军和段青他们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这秘密也隐藏不了多长时间,所以干脆做好了心理准备曝光。

    可他依然错漏了一些条件。比如说国内打土豪的联给人司徒皓,比如拥有极高身份和自控能力的夏老将军和段青等人,比如尊重他个人医院的甘玫和宋成煊,这些人竟然都自觉的帮他隐瞒了身份,谁也没说出去。

    也许是高度不够,对于一些权贵人物的思维习惯和行为习惯揣测依然停留在林耀个人的小农经济”意识里,甚至连司徒皓这个纯粹的商人的个人风格他都没有完全认识清楚过,这才让他判断失误。

    林耀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使的事实早已传遍了大江南北,传到了高层耳朵里。

    实际上并非如此。

    不管是商人还是官员。他们都有自己的做人原则和风格,背后随意传递隐秘信息的习惯很不好,这会让人觉得自己不可靠,不值得信任,因此也会影响到平常的人际交道和工作。

    所以,这些人一个都没有主动透露林耀的集份。

    林耀是天使?谁知道啊。

    哪怕是为了“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这种朴素的方法论,一些人也会帮林耀隐瞒身份。

    比如夏老将军,比如因为个人态度而没有获得林耀出手治病机会的沈阳房地产老板万勇和刘从生医生。

    前者丢不起这个。人,也本来不喜林耀这种藏着掖着不男人的风格,自然就不会去嚼舌根;后者正为自己的下半身性福悔恨着,加上刘从生对林耀背后势力的误判全力劝说万勇要保密,所以也没有宣扬林耀的身份,况且他们根本不清楚林耀的现实信息,唯一的信息只是联给人司徒皓,起不了什么大浪。

    作为活跃在京城民间的联给人司徒皓,也不会引起高层的真正注意。

    民间各种各样的传说和夸张的故事,几乎所有的中国人从小就有听说,比如哪里出了个厉害的半仙,看相简直天下无双;又比如哪里出了个神秘的泉水和神物,喝一口水或摸一下某某菩萨的脚丫子就能祜百病甚至官运亨通,等等等等。

    这些故事已经让民众麻木了,特别是三十多岁四十以上的人,耳朵里都听出了虽子,自然不会在意民间的传闻,除非某个当事人跑到自己面前拍着胸脯保证看到了某个神医,还让多年沉疴一举治愈。

    可这种当事人,有么?

    于是林耀一直过得很逍遥。直到他的国际业务大展鸿图。

    思密达温顿、彼安得麦克韦斯、本伍克,这些哪怕在全世界的范围内,一跺脚都能让经济抖上一抖的人物,不约而同的同时来到中国,去了成都,却没有进行任何商务活动。

    这,很不正常!

    一直有对全球重要人物监督的出入境耸理局,当然会将这种异常情况第一时间汇报上去,然后经过专门的部门调查,事实的真相就很自然的水落石出了。

    龙诚是关键,民红有问题。

    这是因家相关机构得出的结论。

    之后美国十大财团之一的芝加哥财团中,温顿家族的继承人罗勒温顿频繁的出入境,频繁的来到成都,频繁的跟龙诚集团的华人龙逸魂接触,并带来了很多在北美和欧册。乃至世界都很有影响力的大人物,这再不让调查部门怀疑,就真不可能了。

    其中生的一些小细节也被调查人员重视,本伍克这个原本四百稽的大胖子,入境后不到几天就去了美国领事馆,之后再出境时竟然成了一名身材相貌迥异的人物,依靠的是美国领事馆开出来的新证明。

    这家伙竟然来中国美容!做减肥美容手术!

    这个解释让所有的调查者惊讶得下巴都掉了,中国什么时候成了一个美容国度了?竟然引起一个老男人亲自跑来做手术,甚至这种手术的度也太惊人,从入境到术后恢复出境竟然只有几天时间。

    难道中国某个地区现在成了级韩国?

    随着调查的深入,随着对龙诚集团领袖龙逸魂先生的信息了解,一个跟他有关系的民红药业出现在案宗里,频繁的海外巨额注资也引起了银监部门的关注,两下一印证。民红拥有极高医疗服务队伍的判断报告出现在高层的办公桌上。

    于是,民红曝光,天使彻底曝光。

    最先通知民红这个信息的是段青副市长,因为他分管成都市的医、药、卫方面的工作,也公开的支持民红药业,甚至在很多事情上做出某些与整体形势想违背的行为来,简直是不遗余力的支持民红。

    于是段青副市长与民红的私人关系问题出现在高层办公桌上的案卷里,往上一调查,段涵渊这个曾经封疆大吏的姓名甚为耀眼。

    拥有极高政治觉悟和素养的段涵渊同志显然也是支持民红药业的,显然应该清楚某些真相,在调查专员与这名老同志对话之后,备受太极折磨的专员在报告里如此写道:“段涵渊同志显然知道民红药业一些不为人知的情况,因此将一些判断传递给了儿子段青”综上所述,我们判断吸引众多国际有影响力的财阀权力人物和其他方面的重要人物来到成都的真实原因在民红药业,天使出自民红”

    上面的领导通过相关的渠道要安排段青出面交涉,相关的组织绕过市委书记、市长直接将工作传达到段青,让段涵渊击掌称快,自己这个依然显得有些官场成熟度不够的儿子终于引起了上面的注意。

    段青当然早就知道了真相。但依然公事公办的传达上面的指示,要跟林耀见面,于是林红梅第一时间通知了儿子林耀。

    得知这个信息的林耀一阵迷惑,心想难道现在自己才算曝光?

    林耀很头痛如何回复段青的要求,成为御医他不怎么愿意,这种在影视里奴颜媚骨,动辄因为医术或者别的事情被杀头的倒霉蛋,在上位者面前连走路说话都战战兢兢的医务工作者,实在引不起林耀的任何兴趣,甚至是有些排斥。

    现在是新中国了,按理说御医也不会被如此对待,可林耀就是不舒服。

    如果换成从前,林耀会为了这个身份和荣耀欢欣雀跃,作为一个医生,为国家领导人服务才是最高价值和地位的体现,是对能力的认同,因为那时候林耀唯一的理想就是成为一洲匠亏,医生的最高荣誉当然会渴望,尽管他连和的时候都及为

    医。

    可拥有了小草之后,林耀的心变大了。成为医生再也不是他的唯一目标和理想,他要的更多,也更然。

    林耀还没有烦完。第二个让人烦恼的家伙再次出现。

    岳不凡又来民红了。

    对于这个连戈勇领导的保安队都无法查询到全面资料的年轻人,林耀很好奇,也很警惕。

    除了知道岳不凡今年二十五岁,身份证落户在北京某城区派出所,拥有一套不打眼的房产作为身份证落户的依据之外,唯一的信息就是从夏骖兵将军嘴里听说的戎志公司了,这家从事军队贸易的公司,同样查询不到多少资料。

    于是林耀决定回药厂再见见这个人,看他脑子里打的什么主意。

    哪怕是敌人,不知道对方的意图是很危险的。这是林耀给自己的借口,尽管他从内心里排斥这个各方面看起来都十分优秀的男人,这种排斥依靠的是一种隐稳的直觉。

    “林耀,我们又见面了。”岳不凡表现得一如既往的优秀,无论是从礼节还是表情态度。甚至配合着说话的语气手势,都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堪称完美。“现在我们算是私下里见面了,你要我怎么称呼你呢?我可是还记的上次你答应过叫我哥的。哈哈。”

    岳不凡的表现再次印证了林耀以前对相声小品演员的评价,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演绎出来,产生的效果很不相同,甚至有天差地别的结果。

    如此死皮赖脸拉关系的话从岳不凡嘴里说出来硬是让人不感觉到突兀和牵强,更别说有一种被占便宜的感觉。

    从人的本能反应上来说,林耀并不排斥这句话和这种说法。也很接受跟岳不凡进一步加深关系,能达到称兄道弟的程度当然好。

    只是林耀一直留了个心眼,仔细捕捉到自己心底存在的那中十分微弱的警觉感和敌视感。对这种拉拢和熟络的反应自然就大打折扣,于是林耀一直保持着清醒。没有按照本能反应思考问题和行为表现。

    略一停顿,林耀带着微笑望着岳不凡的双眼,“上次的事情我也记得,不过我可没有答应就要叫你哥了。”

    “岳总看起来很年轻。说比我年纪小别人也会相信,这哥哥弟弟的还真不好称呼。”林耀开始玩太极,“对了,岳总,我记得上次说的是太私人化的称呼不应该用在谈正事的时候。”

    “咱们这不是很私人的场合么?”岳不凡立即接话。“你不愿意叫哥就明说嘛,是我岳不凡高攀不上。”

    后面那句话明显变换了语气,但并不是那种坊间的生气态度,只给人以一种你放弃了就一定会后悔的感觉,仿佛是面对这皇亲贵胄。

    “这倒不是。”林耀立即调整了自己的态度,很诚恳的说道,“我这个人只是不习惯将个人感情和情绪带到工作中,如果岳总保证不跟我谈公事,咱们不谈利益等事情,哥哥弟弟的称呼我也会很喜欢的,经常去踢球的时候我还认识了很多哥们呢,那种感觉很让人愉快。”

    林耀捏造了一个踢球的习惯,用来强调他对公私分明的态度。

    在这话中场合下跟岳不凡说,意思就是如果你保证只按照一起踢球的好朋友那种方式跟我交往,叫你哥哥没问题,除此就别做它图了,有利益关系在,哥哥弟弟就永远别提。

    岳不凡心里一凛。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这种锐利持续了非常短的时间就消散,重新恢复成淡然亲和的态度。

    这个林耀厉害!岳不凡心里对林耀的评价加分很高,更加重视自己的态度和手法起来。

    上次林耀的反应让岳不凡有些轻视,年少轻狂,针锋相对,不善掩饰自己的情绪,这一切都显示着林耀仅仅是一名比较厉害的药物研究人员,身上有着很多专业人士的天真如锐气。

    只是因为林耀本身就是民红药厂的少东家身份,而且看情况他在民红里的主事权力很高,所以才让岳不凡选择放弃跟民红的合作。

    民红虽然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利用到她的名气打开所有的军区贸易壁垒,甚至操作得好的话,可以让戎志公司成为七大军区唯一,或者是处于垄断地位的药品供应商。这就是岳不凡想图谋的。

    这里面的关键是利用到民红的新药研能力,岳不凡不信那些军区的长们对一个可以研制出抗早饮料来的公司不动心,要知道抗旱饮料的延伸开已经让沈阳军区和北京军区获得极大好处,别的所有军区也十分眼热。

    上次拉着成都军区政委夏络兵将军一起来民红,就是为了促成此事。但见到林耀的态度之后,岳不凡放弃了跟民红合作的计划,因为一个愣头青类型的年轻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会在不合适的情况下捅出大篓子,这种人不便于掌控。

    特别是林耀还有唯一药物研员和整个独资公司少东家的身份,于是岳不凡直接放弃民红,他要的只是一家听话的药厂,可以按照他的任何意愿行事的傀儡药厂。

    等到京城传来最新情况时,岳不凡才现自己依然小看了林耀。

    这个比自己更年轻的人竟然不仅仅是极具天赋的药物研人,还是一个再术绝的医生!

    这信息让岳不凡震惊莫名,甚至以他的城府都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

    研究人员和实际操作人员之间的区别岳不凡很清楚,可林耀这今年仅二十二岁的人竟然在两个领域获得了非凡成就,还是同行无法企及的成就,这就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他了,只能说林耀是一个妖孽,在医学方面的妖孽人物。

    甚至连一直很自信的岳不凡,此时见到林耀后都有了写嫉妒的想法,尽管他根本就不是在这个领域展的人。

    重新认识林耀的岳不凡定下心来,决定不再用对待普通人的方式跟林耀打交道,哥哥弟弟什么的小伎俩更不再提,大家都是骄傲的人,说这些已经没意思了。

    “林耀,以后我们互相以名字称呼吧,你就叫我岳不凡,我叫你林耀。”迅做出决定的岳不凡率先打破沉默。

    “好的,岳不凡。”林耀点头应下,脸上的微笑没什么变化,只是心里有小胜一把的感觉。

    “我这次来是听说了有关你的事情,天使身份被大家知道了,想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找上门。”岳不凡收起了笑容,脸上的表情少有的严肃认真,“你也知道。拥有凡入圣的医术本身不仅仅是一种资本,也是一种负担,这都需要与之相……的背景才能活得潇洒自如。”“所以。”岳不凡直直的盯着林耀的双眼,“我们合作吧。”

    林耀一怔,没想到岳不凡也有如此直白的一面,心里立即分析得失。

    跟岳不凡合作他是不愿意的,因为那种内心深处的警慢感和厌恶感林耀时常能够捕捉到,尽管面前的岳不凡十分出众,但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身为一个武者,对自己的直觉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这也是大长老易破天一直教干自己的原则,说是修行人本来就是逆天而行,通过努力让自己出自然状态,向老天讨要更高的能力。因此对于天道偶尔会有一种本能的直觉,而这种直觉,往往预示着随后会生的一些事情。

    这种说法合不合理,有没有科学性林耀不去追究,但他很认同这种态度。

    既然对未来无从把握,当可以向左走也可以向右走的时候,如果看不到方向的未来,那就依据本能的选择,依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这原本就是林耀推崇的做事原则,其意义在于一个爽字,不让自己因为没必要的抉择伤脑筋不痛快。

    “给我一个理由。”林耀淡淡的说道。双眼没有回避岳不凡的凝视。这个时候双方才是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在谈话,没有谁高一些,也没有谁弱势。

    岳不凡一笑,恢复了自信,“相信你看出来了,我身后有些势力,这些出身所带来的势力虽然不值得夸耀,但它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能够为我带来极大好处。”

    “你的身份曝光了,今后肯定会被各方面提要求,中国很大,我想你一定会忙不过来,如果没有足够的势力支撑,你永远别想干自己的事情了。”岳不凡的声音很平静。既没有炫耀,也没有威胁。

    “跟我合作可以避免生这种事情。除了一些必要的出诊,我可以帮你挡下很多的要求,你也有时间干自己想干的事,民红药业也可以从中获取最大的好处,比如说如今民红遇到的田境。我可以帮忙解决,任何药物都可以帮你弄到,根本不需要再被那些经销商掣肘。”

    林耀表情淡然的听着岳不凡的言;心里很认可他的这些话。这个岳不凡说服人很有一套,坦白,诚恳,理由很充分,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

    只是…”林耀依然不愿意,因为那种感觉。

    “我知道延吉的易家跟你的关系亲密,这些事情在军部已经不是秘密。虽然世家的事情我们很难知晓,但只看到易家的众多子弟源源不断的来成都,甚至直接进驻民红药业,也能判断出一些事情来。”

    岳不凡见林耀一直没出声,以为他认为易家可以作为后台,立即表了自己的看法,要打消林耀的依靠感,“军部虽然受到世家联盟提出的意见。准备捧易家,可目前易家并没有实力,甚至可以说远远不如我的能力,这点希望你能够正视。”

    “谢谢你如此坦诚相待的跟我谈这件事情,只是我个人不想靠医术来作为资本跟人打交道。”林耀说假话眼都没眨一下,“其实上面的人已经跟我联系了,我也做出了一定的回应。所以不能就此事再跟人合作,请原谅。”

    岳不凡皱起了眉头,心里很是不爽。停顿了一会才继续道:“那以后如果我想让你帮忙治病,可不可以?”

    “民间的病人找北京的司徒皓,我想你应该很容易找到他,军方的病人找延吉的易家,这两个是我存国内找的代言人,合乎条外的我会出手救人。”林耀带着淡淡的笑容回应岳不凡,“对了,其实国内的病人我基本已经不接了,因为钱太少,国外的业务赚得更多,你也知道民红很缺钱,这些我就不细说了,不过如果是你推荐的人,我一定认真考虑。但不合条件的我依然不会出手。”

    “什么条件?”岳不凡的声音几乎就憋在喉咙里,让人听起来有些沉闷。

    “跟民红在网络上公示的原则相同。我想你介绍的人肯定那良有身份地位。所以他们贪赃枉法,没有道德缺陷的话。就合乎条件了,不过钱肯定是少不了的。”林耀感觉到了岳不凡的怒意,继续说道,“收费确实比较高,所以你推荐之前需要仔细考虑,免得让你面子受损了。”

    “国内的基价是两百万,基本都会要过这个数字,现在已经决定提到五百万了,不过你推荐来的人依然按照两百万基价算吧,只是不同的病情还是得往上加价的。”

    “不贪赃枉法?”岳不凡从鼻孔中哼出声音,“你开这么高的价格。又限定了不贪赃枉法,是不是还要病人解释收入来源?这不是明显的搪塞我么?”

    “这个请原谅。”林耀突然感觉岳不凡说得很对,除了商人。不贪赃枉法的还真拿不出这么大一笔巨款来。“免费或者象征性收费的也会有,不过不能给你指标,毕竟咱俩一点都不熟。”

    这是**裸的下面子!岳不凡的表情次显得凶狠起来。

    “那我就看看你能走多远!”岳不凡站起身来,“告辞!”

    望着岳不凡第一次不是潇洒飘逸的的形象,林耀心里不免有些卑咕。自己的直觉真的很准确么?为了这个直觉主动得罪一个有大能量的人,值不值得?

    抱歉昨天晚上那章第一句话那么写。看到读者的帖子很蹊跷,朋友提醒后才知道有些作者以那种方式告别了。只能说那些人的书我没看过。至少开始码字后就没看过那些人的书了。所以我不小心敲出了跟他们雷同的话。

    其实之所以那么说,仅仅是不想因为把事情说出来让大家认为是找借口,所以才决定下个月告诉大家原因,以免说我用这种方式拉月票。

    下个月,不会因为我的说法博取同情要月票了,呵呵。

    曾经也是多年的读者,所以对很多作者的借口不喜欢,所以尽量避免自己让人误会。这个月我拼命拉月票。不用别的借口,就用更新量来求大家支持,别的借口都没有。

    我确实有事才影响了这几天的更新时间和更新量,以后说原因,希望大家包容!

    感谢“烈火四戟书友天堂坐啸”2票、“几哟”的月票支持!!!谢谢你们!!!

    感谢“书友口》旧名饥沟古书友力心曰历旧炮机甲左四秋咕”的慷慨打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