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二百五十章 在挨打中进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请看在我从不方扣字数的份上,支持月票!谢谢!”

    修炼成精的文昭没有因为当面被揭穿劣迹而失去礼仪,一如所有上流社会的名暖,在表现出自己的失望和抗议后,婷婷婷婷的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英俊的成熟男人罗济民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纤弱和委屈,却直接换来一个白眼。

    既然撕破了脸,罗济民就没有必要跟这个,妆记者伪装客套了,这些天他早就烦了这个女人的骚扰。

    是的,就是骚扰。话里话外都有着勾引和诱惑,跟那些妓者的区别仅仅在于更含蓄一些,更典雅一些,显得学识谈吐高深一些,除此别无区别。

    妻子的不耐罗济民甲就看在了眼里,他跟大家一样,极度厌恶这个女人,只是对方代表的身份和背后的电视台很关键,在如此紧要关头也不愿意得罪,这才一直“出卖”着自己的色相容忍,妻子林红梅也无可奈何的陪着容忍。

    此刻儿子林耀直接弄到对方的丑陋资料,并摔到文昭面前,还撂下话要报复,整件事情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既然这样了,罗济民当然要上阵父子兵,跟儿子林耀坚定的站在统一阵线,身后还有爱妻林红梅的支持。

    “反正,已经这样了。就陪着耀儿闹吧,”罗济民恨恨的想,憋屈了好些日子的心情顿时得到了释放,回头给了妻子林红梅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林红梅收到丈夫的笑脸。回了一个胜利的微笑,有如少女般灿。

    “耀儿,你这么公开跟刊的记者对着干,不怕她利用手里的资源和人脉来搅事啊?”

    舒爽了,林红梅也恢复了理智,直接提出疑问。她知道这个时候丈夫罗济民不好开口,否则就会造成误会,哪怕自己不会这么想,他也要体谅自己的情绪。

    真是个好老公!林红梅决定再表扬一下,又给了一直沉默淡定的丈夫赞同的笑脸。

    “没事。”林耀一笑。父母的小表情都被他收入眼底,心里颇有成就感,事情原本就该这么处理,一家人承受的憋屈够多了,让一个小的“故者”也来恶心一把实在不值得。

    民红已经够低调了,却总是遭到这里那里的刁难,现在正到了高调复出的时候,明里抗争,暗的里直接对付那些为难民红的家伙,这才是迅解决问题的办法。

    回到成都后想通此节的林耀已经决定了今后的应对方案和操作手法,饥刊的问题是小事,难道这么大的单位会真的撕破脸跟民红掐架?民红没有顾虑,电视台有顾虑呢。

    罗济民和林红梅定定的盯着林耀,等着他进一步解释却一直没得到后继信息,不免有些奇怪。林红梅正准备开口询问,林耀说话了。

    “反正他们电视台也不可能改变目前的论调,这些东西一早就定下来了,别指望讨好几个采访的人就能让她们报道时说民红的好话,定调调的人是新闻部领导和总编呢。还有政治处名字记不清楚了。差不离那一关要过。”

    “老爸,老妈,媒体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单位,别信他们的承诺和吹嘘,除非你上面有人或者在他们内都有人,否则怎么报道就由不得你来说话了。”

    林耀站了起来,猛力一拍桌面,出砰的一声巨响,“我们这次别指望有人会声援,就算有声援。也指望民众吧,毕竟现在要干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国家和不支持的。这原本就算是一次叛逆,挑战规则的叛逆。”

    “以后有媒体相关的事情先问问秋醉月吧,他在行,至少可以给建议。

    林耀望着母亲,突然有些奇怪的,“对了,阿秋这次怎么没见到?这个时候他应该会过来凑热闹的啊。”

    “卜秋出国采访了,是黑中介介绍人到国外打黑工的事情,这一去一个月了,一直没回来。”

    林红梅显然很清楚这个招人喜欢的小伙子的去向,带着些许遗憾说话,心想民红如今的公关部人才太缺,招了几个自称如何如何厉害的高手,全都是那些善于陪客户吃饭,周旋于各类职能部门的“人才”真正具备专业素养的人几乎没有,全都是老一套的靠关系办事的老油子。

    经费没少出,吃吃喝喝频繁请客交际,遇到真正的大事就两眼一抹黑,啥事也办不成了,因为通过同娱同乐建立起来的关系只能够得到一些小帮助,大事方面连个提点的人都没有,真是浪费了钱。

    过几天就要将这些还没过实习期的人辞退,过了实习期的人也辞退,换血!民红可不能让这些家伙败坏了风气!

    林耀哪能想到一句问话就让母亲林红梅想了很多,他只好奇秋醉月的博学,这家伙竟然外语那么好?原本还以为他只对国学很精深呢。

    “找刘伟和孙义夫吧,他们的鼻子灵着呢,而且也善于捕捉关键信息和炒作。”林耀丢下一句话,赶紧集门,楼下等得不耐正在叫嚣的两个小家伙声音都穿透到总经理办公室了,他得去兑现承诺,好好玩遍游乐场。

    止住身形,易安掩饰不住脸上的惊异,诧异的望着林耀,然后又转头看向一旁观战的大长老易破天,没有说话。

    另一名参加围攻林耀的人也停下了所有动作,是易飞,此时他的表情虽然也有惊讶,但比易安那种直接合不拢嘴的情况好了很多。

    “先生,你这是什么招数?怎么能够对我破防?”易飞问出了在场所有观战的人心头的疑惑,这里只有他跟林耀最熟悉,也最适合提问。

    从游乐场玩完,林耀就直接将两个小家伙拖到了东三环外的服装加工厂,这里的广人稀,位置偏僻,最适合练功了。

    有了易道和易弓亲自负责父母的安全,林耀很放心,差不多天极以下的人别想突破易道那关,甚至一般的世家里的级赣峰的武者也只能跟易安这个的级顶期的人战成平手,于是大长老易破天带领其他所有的易家子弟来到服装厂,他很关心林耀的练功,更关心这个非常时期林耀的

    全。

    小草在抓紧机会闭关,有了易破天的亲自护法,林耀不担心再次生意外,于是让小草全力冲关,争取早日将明金融合。

    而有了实力弱小的切身体会,林耀对自身的实力提高前所未有的在意这才一回到服装长后安置了两个小家伙,马上就拉着易飞喂招。于是引来了更多的易家长老围观,当然普通的子弟是没资格旁观的,除了易左军被林耀“钦点”观战。

    一开始林耀是想通过跟易飞的对战来适应刚刚进阶到地级初期的能力,原本就不属于正常性质的进阶,对真气应用和身体方面前控制得不好,林耀就想通过对战来提高,却没想到因此得福。

    易飞早就知道林耀的防护能力强,别的世家地级顶期攻击也能短时间被林耀防护住,于是一开始按照以前的习惯使用五成功力,却没想这次竟然对林耀无效。

    林耀被本源巫力淬炼了身体,让他身体本身的坚韧度强,以游戏术语来说。那就是“裸防”高,哪怕是不调用真气防御,估计也能勉强扛住普通的地级初期高手全力一击,当然这个击打的位置不能是关键部位。

    原本易飞控制的五成功力恰好能够对林耀破防。只让他产生轻微的疼痛感,以提升对战效果,却没想到此时被林耀的身体扛住后,生了令人惊喜的变化。

    一直充斥在身体所有骨血皮肉中的本源巫力,并没有真正跟林耀的身体融合。挨了能够破防的外力打击后,林耀惊喜的查探到部分本源巫力开始融入身体,这种结论是因为挨过一次打击的地方,在下一次硬抗的时候感受到的痛楚减弱了,而其它部位却依然是第一次挨打时的状况。

    很仔细观察自己身体的林耀立即现了这个秘密,于是逐渐降低医疗真气的防护。让易飞的攻击更夫程度的加诸自体,在越来越强烈的痛楚中提升身体强度。

    于走出现奇怪的场景,拥有极高身份的林耀不停的将身体各全部位轮流送到易飞的掌下。手中的攻击却毫不放松。

    前臂、上臂、扇膀、胸口、后背,双腿、臀部,除了脑袋没有被林耀主动送去挨打以外,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将小弟弟也送过去挨打,想来本源巫力的改造也许会更添他的雄风,只是这话冲动被他勉强压制下来,才没让周围观战的易家人大脑直接当机。

    当犹犹豫豫的易飞开始降低攻击力量时。林耀的杀招来了。

    属性真气。这个拥有强破防能力的杀招第一次出现在活人面前,当然这里所说的活人是注定了不会因此被灭口的人,林耀第一次在易家人揭开自己的部分底牌,这也算是让易破天对自己的自保能力重新认识。

    果然在林耀的属性真气攻击下,易飞大吃苦头。剧痛由此产生,他本能的加大了功力输出,最后知道八成功力才勉强与林耀持平,两个人开始呲牙咧嘴的对攻互防,战斗场面越来越好看。

    逐渐适应了这个程度攻击的林耀骄傲起来,让易安也参加攻击,他要试试一对二。因为知道易飞易安不会对自己下重手,这种以少对多的经验他也需耍磨炼。于是生了前面那一幕场景,大吃属性真气苦头的易安不干了,停下动作罢工,他想知道原因。

    没有了对手,林耀也只好暂停,注意到大长老易破夭目光灼热的盯着自己暗想这家伙又以为可以弄到一个新的方法让易家子弟修炼了,心头一阵无语。

    这老痴迷,满脑子都是振兴易家啊,连如今火箭般窜升的家族实力都不满意。竟然又打起自己的主意来了。

    “大长老。这个…”林耀想了想,才继续开口,“以前我不是说修炼的功法没有攻击性么,现在勉强突破了。产生了一丁点的攻击性。”

    “一丁点?!”易飞不干了,熟识了林耀的性格后,他说话也没有多大顾忌。扭曲着面部表情,大声叫道,“你说的一丁点就让我痛得要命。现在停下来还一直痛,很痛!”

    了解易飞的易破天和其他长老听到此话大吃一惊,这个易家修炼最勤勉的子弟,是最沉稳坚韧的,别说一般的疼痛,哪怕是以前在延吉修炼时脱力晕过去,他也没叫过苦。

    此刻却用极为夸张的表情,以极不礼貌的口吻对客卿长老如此说话,那真实性就母庸置疑了。

    真的有这么痛?可先生只是一个刚才进阶到地级初期的人啊,别说易飞此时已经触摸到地级巅峰的境界了,光是地级中期的人都不应该被先生破防啊!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额头上都写满了问号,齐整整的盯着林耀,全部都不开口,他们可不好直接询问,这太不礼貌,林耀的身份摆在那里呢。

    “是这样。很痛!”一直站在一旁没开口的易安证实了易飞的说法,还夸张的让自己身体轻微的颤抖,仿佛痛得连肢体都控制不了一般。

    “有这么夸张?”林耀有些怀疑,但也不确定了,毕竟他没对自己使用过这种属性真气,就算使用也无效,他有些暗爽自己永远不用体会这种剧痛川叭厂,不讨也有此遗憾因为他不能知道敌人到底有多痛私”旧允不会最大程度的爽了。

    易破天一怔,心里有些欣慰又有些失望。

    欣慰的是林耀终于拥有足够高的自保能力了,甚至对地级顶期高手都有威胁,以前他就知道林耀的防护力强,这样一来勉强就能应付一个地级顶期的敌人而不会马上落败,甚至继续修炼后能够打败地级顶期的高手。

    这简直“先生是一个最变态的天才,这才几个同时间啊?

    让易破天失望的,是无法让易家子弟获得这种技法。世人对修炼功法保密甚严,甚至还有很多世家的独门功法传子不传女,传嫡不传。

    且不说林耀的修炼功法一定是顶级的,光是以前林耀跟自己提到过他的功法对别人无效,甚至连他父母都无法修炼,易破天就彻底打消了继续探究的念头。

    他相信林耀说的话。因为林耀家已经经历了两次绑架事件,如果有这种可以快提升实力。又级强悍的功法,林耀一定会让他父母修习。

    易破天毫不怀疑拥有绝医术的林耀没有想过这个办法,因为对林耀而言,练功的年龄已经不是问题了,只要几颗神奇的丹药下去,配合他那神奇的金针术和别的什么没有展露的医术,哪怕是化、八十岁的老头,说能够重新修炼易破天也不奇怪。

    明显感觉到罗济民和林红梅都是普通的凡人,甚至连易家的“易筋诀”都没修炼过的事实。让易破天确定了林耀说的话句句是实。

    “好在先生说过有惊喜给易家,易飞也提到过先生炼出了“岁岁丹”这惊喜应该不仅仅指“岁岁丹”那样的话,一定是个大惊喜。

    易破天暗自想道,心里不免痒痒起来,很想早些知道林耀所说的惊喜,却也不好直接询问。

    “先生,痛!”易飞走近林耀,面部肌肉依然很紧张,显得确实受到疼痛的折磨。

    “我用真气去驱散被你攻击的部位,现耗费的真气量非常大,效果还不好。”易飞既是对林耀说话,又是对易家长老们解释,“可我感觉不到你打入我体内的真气,就只是感觉到痛,那些部位正在被侵蚀,这是毒药吗?”

    林耀摇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以后先生光是凭这一招就可以磨死地级顶期,甚至是数峰期的人,我们下一步就练你的持续对战能力,规避和逃跑的技能也要练,到时候没人可以单独留下你。”易毛开始了分析,只是时而痉李一下的面部肌肉显示他是在强行不务正业。

    林耀看着易飞可怜,心想真的这么痛么?还是帮他一下吧。

    走到易飞身边,伸手扣住他的手腕,用医疗真气探入他体内,直接将残余的属性真气吸收干净。

    然后走到易安身边同样操作一次,心里有些为难。

    这下应该怎么毛练了再?难道只能被动挨打?

    对了,挨打!挨打有好处!

    “我们继续,这次你们攻击我,如果我将某全部位送到你们手下,千万别收手。”林耀的语气里透露这兴奋和激动,他要炼体,本源巫力终于有作用了,尽早吸收了才是大事。

    “先生。”易飞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一阵才继续说道,“让易安长老陪你吧,我挨的打比较多,需要休息一下,刚才太痛了,我想一定受伤了,内伤。”

    内伤?那不叫内伤吧?

    林耀直翻白眼,明明内伤的定义是打得内脏受损出血或破裂,我这属性真气可是很温和的。

    “这个,”易安顿了顿,咬牙挺胸,“好吧,我陪先生继续。”

    林耀看到易安仿佛马上就要上刑场似的壮烈,心想哪有这么夸张的,属性真气真的如此有威力?看来今后要好好多研究出几种心法了,到时候个人实力会更大,最好是能够研究出那种一打到敌人就让他们失去战斗里的属性真气,免得要拖着耗着麻烦。

    “要不,多几个长老一起?”林耀继续提要求,他觉得刚才的那一小段时间被两名高击很不错,既可以让自己长练应变能力,又能够提升挨打吸收本源巫力的效率。

    见到没人搭腔,林耀有些失望。心想你们以为我不痛啊?被两名地级顶期高手攻击,是个人都快痛死了,好在我身体足够强悍,否则早趴下了。

    “先生,先不忙让他们参加对练,我们来试试。”易破天考虑清楚了,立即走上前来,很淡然,很洒脱,“先生对我攻击,放手

    林耀一愣,心想你别以为自己是今天级高手就牛,天级高。

    站桩,马步,提起。

    林耀调集了所有的医疗真气,并用心法控制将它们大部分转换属性,然后聚集压缩,缓缓冲到双掌。

    直到感觉双掌有种快要被撑爆的感觉时,才猛声一喝。

    “呔!”

    双掌按在了易破天的胸口。

    原本是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易破天瞬间聚集了护体真气,有准备的他比当初江承恩调集的真气浓度和强度更大。

    然后,只感觉一种奇怪的东西冲到了自己身体里,一阵剧痛传来。

    易破玉变了颜色”

    感谢“狂啸向天行”4票、“无幕传说书友囚6”的月票支持!谢谢你们!

    感谢“轻轻的别离开”的慷慨打赏!谢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