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二百三十七章 窥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之加油后码字更新。请大家支持!“啊!”迪卡痛呼一声,直接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不住的颤。

    “讨厌!打搅我的闭关,我灭了你这个虫子”小草的语气里有些生气,林耀注意到身体里的变化,心脏位置的情虫被扛草的触须包裹着,正在极力扭曲着虫体,进行垂死挣扎。

    “等等小草。等一下!”林耀赶紧用心念通知小草,他注意到了迪卡的情况,虽然不理解为什么子虫出事会影响到迪卡,但此方不是考校原因的时候,万一让迫卡受到严重伤害就不好了,看着迫卡颤抖的身体也不似作伪,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生了。

    “怎么啦?耀耀小草疑惑的问道,放松了对情虫的包裹,“你怎么中盅了?谁干的?为什么不让我灭了它?。

    “小草,这事一言难尽,你先别杀虫子,等我们弄清楚状况了再说林耀急忙解释。“总愕说来,就是我被绑架了,现在正等着你出关,然后一起逃出去

    “啊!你被绑架了?!”小草不敢置信的叫道,“怎么这么倒霉哟!我闭关你就被绑架,然后我还没出关就被这臭虫子打搅了,害我耽误了最佳提升机会。臭虫子!臭虫子”。

    眼看小草就要愤怒的重新灭杀情虫,林耀只好继续安慰,“先别管这个虫子了,暂时放虫子的人不会对我有威胁,赶紧考虑怎么逃跑吧。你被打搅了影响严重么?要不要紧?”

    “好吧,先不灭这只臭虫子了。小草依然有些怨气。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这么被打断了,真叫人窝心,“我还好啦,也就是耽误了一些时间,长第二片叶子看来要拖后一段时间了,等我慢慢的长

    “都怪这只臭虫子!都怪臭易飞!他怎么没有保护好你的?按理说不应该啊,那个易老头不是说天底下天级高手很少么?天级以下的人也打不过易飞,难道来了很多地级巅峰的人?”小草忿忿的叫着,她依然觉得很气氛,把责任直接追究到了易飞头上。

    “这个林耀稍微停顿了一下,“也不能全怪易飞。

    “你正好闭关,易飞正好被以前保护的长叫到北京去了,而这个。时候易家的高手正好又全部去拜访其他世家,根本就联络不上,所以这么多巧事碰到一堆。我就被绑架了。”林耀的语气里有些无可奈何,“我分析过了,除了你的闭关是临时生的,别人不知道以外,别的事情都很可疑。”

    “也许易家的拜访本来是正常的计划,但不排除有幕后推动,才让他们一次性的派出所有的高手分别拜访几个世家,看来应该走到了某件事情的关键时候。他们只有一起行动才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赶着时间达到预期的结果。这些我前些天就怀疑过

    “然后易飞的事情就更好解释了,也许是某个在中南海能够接触到长的人隐秘的提醒了一句,让长突然想念易飞了。然后通过劝说或是别的手段,直接让长做出了决定要马上见到易飞,于是命令就下达了,而且恰巧就在易家高手全体出动的时候。”

    林耀平静的分析着以前的情势,这个时候他已经想清楚了,一切巧合的背后一定是必然,哪怕这次不出事,下次也一定会生某种事情,只是没想到恰好碰到了小草闭关,否则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只能乖乖的让他们掳人。

    “我现在被绑架在湘西苗族的某全部落,位置是原始森林,具体的就不清楚了林耀见小草没有吭声,知道她在认真听讲,“听这里的族长说,也就是下命令绑架我的那个死老头,他说过有人事先提醒了他们,还安排人在成都住了大乎个同时间,等他们再次获得幕后主使的通知后,立即绑架我了,就在你闭关的第二天

    “这些事情放在一起分析,我认为通知苗人的背后势力是最大的敌人,那些家伙不揪出来的话,以后永无宁日了林耀最后总结,“现在你醒了就好,我们先出去,过段时间你再闭关,下次我要让易道直接陪着我

    “没出息,就不晓得自己提高能力。”小草啐骂一句,语气里尽是歉意,“你别生气哈,我跟你说着玩的,耀耀几个同时间就修炼到这么厉害了,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任何人都比不上。只是时间太短了,当然不能跟那些修炼了几十年的老妖精相比,吃点亏很正常的,你千万别气馁。”

    “哦,好吧。我不气馁。”林耀有些哭笑不得,这小草越来越古灵精怪了。

    正在跟小草畅聊叙旧的林耀被打断,一个怯怯的销售拽了拽他的裤腿,将他带回到现实中来。

    是迪卡,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此刻迫卡正匍匐在林耀的脚边,面朝神庙方向,能够在祭祀大礼中开小差拽林耀,已经是这个小姑娘提起最大勇气赶出来的事情了,再要她出声提醒?那可太为难她了。

    怎么啦?林耀正准备问话,突然瞥到身边还匍匐了另外一个人,仔细一看侧面的脸型。现是若卡,迫卡的母亲。

    这是”?林耀没想明白原因,以为是金卡族长要惩罚这对母女了,正准备抬头表自己的意见,眼前的场景让他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呼吸都突然停顿起来。

    满广场的人。包括金卡在内,全都匍匐在地尖,面朝神庙方向静默。

    他们开始了祭祀!

    整个广场上六百来号人都在拜神,只有林耀一个大活人站着,显得特别的突兀。

    林耀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此情此景看起来仿佛是大家都在拜自己,因为他原本就站的很靠前,身后黑压压的

    起的屁股。远远望去像是一大片石墩子。颜色各异。哟一目波。

    可不好意思也的受着啊,难道此玄自己跟着的拜?那可不行,林耀还没想法信仰蛋尤呢。但就此离开也不行。前前后后都是人,原本就拥挤,现在从站立改为匍匐,每个人所占的面积大大提高,整个地上都是屁股,哦,不,是石墩,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此时离开要从很多人身体上穿过,一不小心还要踩到别人的手。

    或者,踏到别人的屁股。

    这样不好!林耀干脆继续站着看热闹,反正这时候夫家都虔诚,也没人注意到他的异类。就算注意到了。自然有黄尤大神惩罚林耀,不管苗民的事情。

    细如蚊虫的声音响起,林耀仔细查探,现是金卡这个神棍在念经,此时金卡依然匍匐着,声音从他的嘴里出,直接冲向地面,显得很不清晰。

    随着金卡的念经,所有的苗民跟随着一起唱和,各种特征的人声以统一的低沉频率想起。在广场上舌起一阵波浪,仿佛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力场,由人声和信念构筑成的力场,让人感觉很庄严。很浩大。

    “耀耀,有情况!”小草突然打断了林耀的思绪,“这种祭祀不对劲,我感觉有一股庞大的能量在前面的地下。”

    林耀一惊小草融合了地母后,对跟大地相关的感知能力级敏锐,她说有情况。就一定有情况。赶紧收敛心神,仔细放出自己的感知小心查探起来。

    “前面那个干瘪干瘪的老头,能量是从他那里引导出来的。小草一边说话,一边继续操作,“咱们一起探查吧,免得你的感知伸展不够远,现在我的触须范围能够达到全向一百米单向五百米了。”

    林耀没有逞能。闻言立即将自己的感知附着在小草的根须上,从胸口方向沿着小草的触须前行。

    金卡身上隐隐有一股细小的能量出,方向正对神庙的黄尤大神神像位置,在他附近小草已经分出了众多的触须,方便林耀观察。

    能量是从金卡的胸口正中心位置出的,光凭这一点就能够知道金卡修炼的功法也属于中丹田功法,想来他们主要是炼体修炼,中丹田正好合适。

    很多非常微弱的能量从四面八方连接到金卡的胸口,这些柔弱无力细如丝的能量线。应该就是广场上匍匐的信徒所出,他们只是纯粹的炼体,所以拥有的神秘能量不够,加在一起都不如金卡的浓厚。

    小草的触须在这里重新合拢成一股,沿着金卡的能量束向神庙伸展,从黄尤的第五条腿的位置直转而下,冲向地底。

    随着距离越老越远,附着在小草触须上的感知承受了越来越大的压力,那种从扣卡身上感受到过的神秘力量越来越浓重,这股力量的威严和压力也过了扣卡千万倍。

    林耀终于确定下来了,在扣卡身上探查到的神秘力量就是巫力,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金卡是一名苗巫,他胸口释放出最强烈的能量,远来自于六百多名代卡族人的数量,这只能在巫力方面才能够解释。

    小草的行进越来越缓慢,地底是一条通道,通道中弥漫着巫力的气息和压力,让小草的触须受到了阻碍,仿佛探入了极为粘稠的东西当中,每进一步都需要耗费很多的力量。

    林耀偷懒,只管附着在小草的触须上,他本身并不需要支出多大的能力,就算他想支出也不可能,因为距离早已过了他能控制的十五米范围。

    跟代卡族苗人的能量束一同行进,林耀突然掘这股能量束并不是纯粹的一个“而是一个能量交换通道。从外面往地底输送着巫力,与此同时,林耀现从地底同样经过这个能量束向外输送巫力,而且在林耀的感知里,往外送的巫力更加精纯。

    这也许就是代卡族苗人修炼的方法,通过祈祷和仪式,将自己的力量跟神像下的存在联系在一起,交上附加了信仰和虚无缥缈愿力的巫力,然后获得更精纯和数量更多的巫力返回自身,逐渐提高自身的能。

    在跟勒学习的过程中,林耀注意到勒通过一些巫医的方法,对扣卡的身体进行刺激和改造,改造后的扣卡能力迅得到提高,这其中很多方法林耀都学习到了,只是不知道勒隐瞒了多少没教自己,想来高深的技术还不会传授。毕竟那时候自己是外人。

    现在算是内人了,可林耀不愿意停留,他得回成都,家里人还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了。

    现在被林耀现的巫力提升方式就有两种,小草如此好奇,非要来探究一番,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她对巫力感兴趣?

    林耀百无聊赖的考虑着这些问题,感觉已经深入地下一百来米距离。

    突然,眼前大放光明。

    小草已经经过了长长的通道,来到一个明亮的地下大厅,这个。大厅有十米见方,高度大约是三米,跟平常的楼房高度差不多。

    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十几颗珠子,明亮的光线就是从这些璀璨的珠子中出来的。

    “真是有钱啊!全是极品夜明珠,而且都是鹅蛋大小一颗,这苗人实在是太有钱了!”林耀一阵感叹,却没现小草的行动已经停止下来,就在刚进入地下大厅的位置停住,画面也变成了静止状态。

    直到小草开始剧烈震动,林耀才被惊醒”怎么啦?小草,生了什么事情?”

    “看那边,最里面的那个角落。”小草的语气很着急,声音断断续续的,仿佛正在咬牙坚待力。

    林耀听到提示,将感知从墙壁上极品夜明珠收回,对准下方的位置往里探。

    充满浓郁巫力的房间变得狂暴起来,林耀的感知承受了巨引压力小草,很困难,讲不尖。”“加油,一定要去看看。快点,我快坚持不住了。”小草的语气很急迫,让林耀猛的一惊,刚才他神游番外实在是不应该,原来小草承受的压力如此大啊。

    拼了!

    林耀瞬间调动所有的医疗真气,勉力送到小草触须的顶端,将医疗真气生出的感知聚集成一把利箭射向地下大厅最里面的角落。

    看到了!是一团绿色!翠绿翠绿的如同活物一般,在狂躁的巫力风暴中坚定的摇曳,虽然光线不很明亮,但林耀感觉它非常稳定,根本就不可能熄灭。

    “看到没?哎呀卜草的话音刚落,林耀只感觉脑袋一阵剧痛,眼前的景象完全消失。回到了广场。

    小草!怎么啦?你没事吧?”林耀第一个关心小草的安危,听到那声惊呼让他整个人都凉。心里十分后悔去注意夜明珠了。

    夜明珠又不值钱,哪里能够跟小草相比的?自己只是没看过,竟然起了贪念窥觑这种俗物,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没事,就是虚弱了一些。没想到这个神庙地下藏有惊天大秘密。小草的语气平缓了些。不过能够感觉到她的虚弱,“耀耀,你看到什么了没有?看到了什么?”

    那绿色的东西?是不是对小草很重要?林耀脑袋里急生起这种。

    啊!绿色,翠绿!上次见到地母的时候不正是这种绿色么?仿佛有生命的绿色,跟世界上所有的绿色都不同。

    “我看到了一小团绿色,比较小比较淡,但好像有生命一般,跟上次地母的绿色有点像,只是没那么明亮。”林耀立即汇报结果,他可不想让小草认为自己是个窝囊废。

    “啊!那是明金,一定是明金!”小草惊呼,“我听说过这种东西,虽然从未见过,但我能感觉到那个方向有重要的宝贝,跟我一样,跟提木一样,都是上古的生灵。

    “原来是这样啊,你看不到么?”林耀不由的有些奇怪,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笨蛋耀耀!你不知道我只能通过触须去感觉吗?小草一副你朽木不可雕的语气,“地下的阻挡那么厉害,我的触须都过不去,所以才让你帮忙看一下,只是确定一下,因为我已经感觉到它的气息了,应该是明金。”

    “可是,我们要逃跑了啊。”林耀提出问题,他想早些回家,现在一定要帮小草获取地下的那个什么明金,难度还不是一般的大,且不说代卡族人会一直守护着他们的圣地,光是地下的那股能量就够他俩喝一壶了,别到时候混进去了,整个人都被狂暴的能量撕碎了。

    “不行,一定要先弄到明金才能走。”小草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决,“耀耀,你帮我,一定要帮我。有了明金以后,我就可以控制6地上所有的植物了。”

    “啊!还有这种事情?!”林耀震惊得无以名状,他已经感觉到了地下的那个。什么明金跟小草一样,属于上古的生灵,就像地母一般。

    小草将地母“吃”掉了。消化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好吧。说好听一点小草跟地母融合了,因为地母蕴含的智慧开启了灵智,更是能够在地底如鱼得水的穿行。这个明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想来跟地母一样,不仅能够让小草晋级,还能够提升她的能力,当融合了明金之后小草就能够获得控制植物的能力。

    这简直是太好了!

    “好吧,我们不走了,先留下来帮你吃明金。”林耀立即做出了决定,“这些天再想想办法通知易飞,别让我爸我妈担心,不过我想爸妈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不知道他们哭了几次。”

    “耀耀,赶紧听他们说话。小草突然提醒道。

    林耀醒过神来,只见祭祀活动已经完成,估计是因为他和小草的侵入,让地下大厅的情况生了变化,这才跟林耀他们几乎同时结束了祭祀活动。

    “卓卡,从今以后,你就是代卡族人,欢迎你,我的孩子。”金卡在林耀刚刚清醒时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伸出芦柴棒般的双臂拥抱了林耀,让林耀感觉一阵恶心。

    谢谢金卡族长,我很荣幸。”林耀忍着恶心说着虚伪的话。心里暗想老子过几天就偷了你们的圣物,让你们承受不可弥补的损失。

    无怨无仇的竟然来绑架,你以为你们是乌社会啊?想掳人就掳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林耀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这些天在山谷所受的怨气消散了不少,此玄他一门心思的要报复。当然更重要的是为小草偷来明金,自己则顺便把那个产生巨量巫力的圣物偷走,如果是某个祭坛法阵,就把法阵破坏掉,一定要让代卡族承受后果!

    “迫卡,我的孩子,所有的代卡苗人都会为你赶到骄傲。”老狐狸又用拥抱了一下身边不远处的边卡,“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神庙的门腊师,以后你就住在神庙。我会让专门的人安排你的生活。”

    缩在老狐狸怀里的迫卡全身瑟瑟抖,像一只被狐狸叼着的小鸡,眼睛望向林耀这边,里面的歉疚十分明显,泪水直接滑下面庞。

    “去吧,孩子,去收拾一下你的私人物品,跟好朋友道别。”金卡和善的笑道,拍了拍迫卡。“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放在卓卡那里,你去他那里拿吧。”

    “我送给他了。”迪卡低下头,声音如同蚊虫般细她不敢再单独见到林耀,因为她很内疚,很悔恨。

    金卡哈哈一下,脸上的菊花愤怒绽放,“送给他也可以谈谈心啊,我知道迫卡跟卓卡关系最好了,明年你就成*人了,到时候我亲自为你们举行婚礼。”

    啊的一声,迹卡从老狐怔月跳开,埋头撞讲母亲若卡的怀抱。再也不肯抬起头来金卡哈哈大笑,跟林耀点头招呼后就离开了,他的儿子宝卡稳健的走在他身后,一直到旁边不远处的山洞。

    “玛塔,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林耀有关情盅的事情?这样才会让他彻底打消逃跑的念头,他的能力很强,正好可以为我们代卡族服务。”宝卡率先提出疑问。

    金卡望着自己的儿子,脸上没有了笑容。松弛的脸部皮肤上的皱纹如同垂柳一般泻下,那模样还不如笑成一朵菊花。虽然难看但至少喜庆。

    “林耀早就知道有关情盅的事情,连养盅的方法都学全了,迪卡虽然是个废物,但她人很聪明,这么多年以来学会了几乎所有的养盅术,整个谷里没有任何人有她那么多那么全的原虫。”金卡的语气很阴冷,“林耀也很聪明,听说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将迫卡的知识学完了,而且勒卡也说过,说任何知识只要教一次他就能明白,然后做得比勒卡更好。”

    “这是黄尤大神送给我们代卡族的礼物,我们一定能够快打败代门族,将祖先的圣物取回,到时候你就能成为大巫。”金卡越说越兴奋。挥舞着干枯的胳膊加重气势,“赖。你一定要好好安排人看管迪卡。只要迪卡在我们手里,林耀就一定受我们控制。”

    “关于情盅的事情,就由迫卡自己去说吧,那样才更有效果。否则林耀会以为我们故意欺骗他。”金卡轻蔑的一笑,坐回藤椅上,立即进入闭目养神的状态,不再理会儿子宝卡。

    迪卜坐在平常坐的那张木凳上,泪珠还没干,满脸的忧虑让人目不忍睹。

    “阿郎,我对不起你!”刚一说完,迫卡就扑在木桌上嘤嘤哭了起来。抖动的双肩让人感觉十分可怜。

    “迫卡,怎么啦?没关系的。”林耀轻轻的拍着迪卡的肩膀,温言安慰道,“不就是中了你的情盅嘛。这个没关系的,我保证不会受到伤害。到时偶我不想念别的女孩子就好了。只是浪费了你的情盅”

    林耀决定说谎话安慰迫卡,他知道这个小妹妹很在意他的安危,但他完全有办法可以解决,因此说一个美丽的谎言毕竟好,到时候离开止谷后不会让迪卡很受伤。

    “不是的,不是的!”迪卡依然扑在桌上哭,拼命个摇着头,“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林耀奇怪了。不禁出声询问。

    “阿郎,我知道你很想回家,族里的人不改把你绑架过来,我知道你是被绑架的。”迫卡抬起头,红肿的眼睛望着林耀,泪水刷刷往下流。“可是,今天因为我的错。你永远都不能离开山谷了,如果要离开。必须要得到金卡族长的同意,否则你会死的,你会死的!”

    林耀更加奇怪,摇了摇头道,“不会啊,不是中的情盅吗?我知道情盅啊。还是你告诉我的。”

    “只要我不爱慕别的女人,情盅就不会作,哪怕是你也无法让子虫作。我不想别的女人就行了啊。怎么可能死掉?”林耀站起身,为迪卡端来一杯茶。

    这种茶是迪卡在春天亲自摘下的菜树嫩尖制成的,送了林耀老大一包。看架势是要喝到明年了,不过味道特别清香,林耀很喜欢。

    “阿郎。”迪卡的表情很严肃,肿着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林耀,“我告诉过你,任何盅虫我都不能养,除了情虫。

    林耀配合着点头,心里更加奇怪。

    “可是,我的情虫跟别人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迫卡说着说着又哭了,弯下腰将头顶在自己的膝盖上。

    不一样?林耀心里一震,回想起小草刚刚醒来的时候生的事情,那时候小草要灭杀了情虫,当时迫卡大喊一声滚落在地上,看样子十分痛苦。

    难道,迫卡的情盅是反向控制的?

    这不对,反向控制的话,那只老狐狸不会笑得那么开心。

    那一定是双向控制的!可那又怎么样?自己不对别的女人动心,迪卡就无法控制,这还不是跟普通的情盅一样的效果啊。

    “阿郎,别人的情盅叫情盅,我的情盅已经不能这么叫了,我的是“千山盅,!”迪卡面若死灰,她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会被如何对待,这个让她喜欢的阿郎会如何受到约束。

    她自己不要紧,反正这么多年来都一直是个废物,可是阿郎不能这么被控制啊,他还有自己的玛塔米尔,还有自己的朋友,他的天空不在这片山野,而在远远的大都市。

    “千山盅?!”林耀的眼瞳剧烈收缩。

    这名字,一听就有问题!

    其实,我的月票跟我的订阅是不成比例的。所以我应该很满足当前的状况了,按道理不应该有奢望。只是人都有一种冲动,当定下一个目标后,总是希望能够实现它,哪怕很艰难很困难。

    我的目标实现与否的决定权在朋友们手里,一直没求订阅,因为那要花钱,所以想获得大家手里的月票,让我荣耀一把。

    我知道自己写得不好,所以只好用更新来弥补,希望拉近跟别人的差距。在目前,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毕竟进步不可能一蹴而就。

    又愣嗦了,烦扰了大家,抱歉!

    感谢“扒心甘吼叨门缘门不片天空”“淡泊江南客”的月票支持!谢谢谢谢!

    感谢“孙凹习惯了、寂宾书虫飞天大盗淡泊江南客回头在笑”的慷慨打赏!我很感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