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一百零四章 小草的奇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林红旗已经通过电话将情况汇报上级,得到的答复是密切关注,加紧公关,争取让林耀一家降低条件,达到双方都能接收到情况,促成这种合作。显然军队的高层也没有真正指望免费的获得这个配方和工艺,抗旱饮料所使用的药液价值实在太大,无偿捐献显然太强人所难。

    有了国防应用价值,军委组建了专门的研究小组,从国家药监局获得了检验剩余的样品,召集专家和学者进行研究。药液被开出来的应用领域越来越广,评估的价值也越来越高,甚至有的专家提出将这种药液单纯的用来救助旱灾地区缺水的灾民健康是暴殄天物,建议国家拨款提供充足的饮用水,将这些抗旱饮料替换回来,用于国防事业。

    林红旗的新任务被重新分配下来,假期也无限延长,从这些信息里,他感觉到了妹妹一家所拥有的药方和工艺的巨大价值,对从他们手中索要的行为也心生愧疚,想来今后妹妹一家人还会受到国家的监控,甚至限制行动,毕竟这种药液太过重要,不能让它流传出去。

    有了这种认识,林红旗再也不在价钱上跟林耀讨价还价,决定按照林耀一家的意思汇报,自己只充当一个传声筒,只要将这种技术真正控制在国家手里就好。好在见到众多的老兵们服务于林耀一家,这些老兵虽然几乎个个残疾,但他们不经意间散出来的气息,让林红旗担忧的心略微放下,这是一群精锐之兵,哪怕残疾了依然是精锐。

    放下心情的林红旗任由林耀安排旅游,市区的景点偶有妹妹林红梅陪同,市外的就只能是林耀陪同。林红梅的工作太忙,琐碎的财务工作量太大,她手下已经有了二十几个人,依然忙不过来。

    成都难得的下了几场小雨,让大家的心情略有好转,尽管西部下雨的地区并不是旱区,但至少也代表了一种好的征兆,也许全国人民的起伏感动了老天爷吧,这是林耀偶尔生出的想法。

    参加旅游的人只有阮玲玲是成都本地人,但她的家境使得她本人不能胜任合格的导游,于是从旅行社聘请了一名专职导游,自驾游玩。

    武侯祠、杜甫草堂、金沙博物馆、洛带古镇、平乐古镇、龙泉湖、都江堰、青城山,让一同跟出来旅游的小古力和囡囡玩得极为尽兴。

    林耀对这些名胜古迹没有什么特别的向往,只当陪同大舅和阿丽娜这个嫂嫂看新鲜了。武侯祠的游人很多,悠久的历史和传奇故事如果没有导游的解说,林耀甚至觉得还不如王朝府邸的小区公园好玩。

    唯一让林耀动心的,就是武侯祠里面的几株千年铁树了。这几株号称千年铁树的植物郁郁苍苍,树干粗大高耸,到处横生出新的枝桠,跟铁树一贯的笔直只有一个主干的情况完全不同。

    其中两株铁树年龄不至于达到千年,但几百年应该是有的。林耀只想将这两株铁树“吃掉”,这种几百年的药材里面蕴含的药气肯定惊人,只是他没有掰取哪怕一根铁树针叶试验,只能在脑子里yy一番,心想过段时间要开始大量收购铁树果实和上年份的铁树植株。

    “爸爸,这些树好高啊。”小古力在林耀怀里仰着头,看向垂直伸入天际的松柏。

    “嗯,这些树都生长了很多年,因为树林很密集,它们都需要阳光,所以拼命往上长,就变成越来越高越来越直了。力力以后也要长得很高。”林耀耐心的为小古力解释,没有仰头,他担心仰头会控制不好身体平衡,将小家伙摔落在地上。

    这时候林耀陪着大舅林红旗在青城山游玩,“天下第一幽”的称号名不虚传,进入山门后,所有的烦嚣都远去,只有静谧的山林和带着花草清香的潮湿空气围绕在身旁,让人心旷神怡,仿佛身心都得到了洗涤。

    石阶两旁密集的松柏笔直高耸,将天空遮掩得只剩下支离破碎的斑驳亮影。向上望去,能感觉到植物的壮观和人类自身的渺小。

    一阵微不可查的轻风吹过,林耀全身一震,猛的停下了脚步。

    “大哥,帮我带着力力,我有点急事。”林耀一把将小古力塞进戈勇的怀里,立即向旁边的峭崖冲去,“大舅你们先走,到上面那个半山亭等我,那里有休息的地方。”

    此时林耀心中激动,密集的灌木中夹杂的荆刺都不能让他稍微减缓攀援的动作,再也不管手背让树刺叶齿刮出的血痕,费劲的在灌木丛中挤身而上,目标正是微风吹过来的方向。

    “耀儿你在干什么?那边不安全,回来!”林红旗大声呼唤,虽然未到盛夏,毒蛇应该还未活动,但荒林中的毒虫很多,地势也很复杂,林耀这么冒然冲向没有路径的丛林危险很大。

    “大舅,我有急事,你们先走,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林耀也大声回应,没有回头,动作更加急迫。

    造成这一切的缘由是那阵轻风,从鼻孔吸入带着草香的轻风后,胸口的小草立刻变得活跃起来,种子尾巴变成的触须环绕在肺部,甚至直接伸展到了鼻孔周围,让林耀顿时知道轻风里夹杂着神秘的物质,这种物质是小草迫切需要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林耀一边扒开阻挡在身前的灌木杂草,一边思索。

    以前小草只对进入身体里的药材有反应,手拿几百年野山参时也不能引起它的活跃,那些野山参药香里面夹杂的药气应该很淡,或者说药气都被束缚在药材本体里,散出来的药气不足以引起小草的激动。

    难道,这阵微风的来源之处有天才地宝?真正的宝贝?

    想到这里,林耀心情更加激动起来,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迈出的脚步也更加坚定,再也不管裤子被尖锐的灌木刺棱划破的事情。

    微风是从石阶左侧的山体吹过来的,林耀沿着风向努力的攀登,从未有人开拓过的山体植物丛生,地势也很不平整。密集的石块和腐朽的树桩让偶尔空出来的一小片空间也不好落脚,往往一脚踩下去,被苔藓和细草掩盖着的石头和树桩就露出了它们的狰狞,好在林耀出行前没有听从导游的建议,换上了厚底运动鞋,这才没有让这些石头和树桩的棱角戳破脚板,但全身重量压上去的疼痛无法避免。

    拼搏了近半个小时,林耀回身望去,从高耸的松柏能看出离开为游客铺设的石阶通道只有几百米。接到了戈勇的电话,叫他们先乘坐缆车到山顶,自己还要继续耽搁。

    费劲整理出一小片地方,林耀一屁股坐下,揉了揉被刮了生痛的两只小腿,又脱鞋揉了一下脚板,心里一阵郁闷。

    微风消失了,空气里弥漫的花草香很浓郁,但林耀迷失了方向,那个能帮他寻找到小草感兴趣的神秘东西的方向。

    小草依然很活跃,从身体里触须的频繁移动就能感觉出来,可林耀的心变得越来越低沉。唯一的风向标没有了,此刻哪怕再刮来一阵微风,也不能保护就是同一个来源,反倒还会让自己更迷失,何况山林里的风向时刻在变化着,并不是感觉到的风向就是最终目标所在,林耀跟着微风已经转向好几次了,都是在一些土坡或者是密集的大树位置转向,天知道如此复杂环境下目标到底藏在哪里。

    唉……,林耀叹了口气,有些气馁,他想躺下来休息了,可这种小小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到处是密集的草丛灌木,实在没有一处好的场地。

    还是起来吧,没准那东西就在身边呢。林耀一边想着,一边费劲站起来,随便找了个方向挤身过去。

    走了不到五米距离,林耀突然一愣,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嘴里也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他想到了解决办法了。

    小草突然失去了活性,鼻孔的触须也已收回,这表示这个位置的空气里没有了它想要的东西,如果按照这种方法,查探几个方向,就能够出最终的目标所在。

    一路上微风吹过的地方残余的神秘物质可以让小草察觉,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指南针,只要摒弃来路方向,一直残留有神秘物质的地方就是进一步追踪的路线。

    得赶紧,万一再起一阵风就完蛋了,那样会将现有的痕迹全部吹散,也许再也无法找到目标,除非自己长期蹲点在这里。但看过玄幻小说的林耀依然对蹲点的做法很担心,有些天才地宝也许只在开花或成熟的那一瞬间才散药气,谁知道这个机会失去后,哪年哪月才能有下一次机会啊。

    林耀如同吃了**一般开始激动起来,心里也暗暗后悔没有随身带一把匕,这时候别说匕,哪怕一把水果刀也能让他的行动更加迅,灌注了真气的双臂力量很大,用水果刀劈砍这些灌木是小意思,可没有后悔药可吃,只能依靠体力跟微风抢时间,绝不能让机会错失。

    左边,三米,不对,往回走。右边三米,五米,七米,继续往下走。每到一个小坡或密林前面,林耀就得选择方向,如果左右都不正确,他就穿过密林或攀上土坡,直线行军。

    林耀的运气不错,微风停下来的一个小时时间里,没有再起另一阵风,让他一直可以搜寻到药气的来源。戈勇的电话又打来了三次,都被林耀简单的一句话打了,而且语气越来越不耐烦,他忙着找东西呢,一刻都没停歇,被小草改造过的身体都感觉到了十分疲惫,这丛林行进真不是人干的活,这一刻林耀对那些奋战在丛林里的军人生出极高的敬仰,他们太强大了,也太辛苦了。

    已经翻过了一个山头,远离旅游路线的植被更加密集,地势也更险峻,好在早春的气候很温和,没有起风,林耀气喘吁吁的继续找寻目标。

    突然,林耀停下了脚步,来自小草的反应让他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恍惚中带着一种惊喜。

    是不是找到目标了?小草此刻前所未有的活跃,触须都已经伸展到鼻腔里来,林耀甚至感觉到这些触须到达了鼻翼位置,让他感觉有些麻痒,这些触须该不会直接伸出体外吧?难道这种神秘物质是一团气体?

    略停下来的脚步让林耀顿感疲惫,全身想散了架一般,只想就此坐地。抬眼望去,是一片杂木林,不知名的杂木生长十分茂密,完全不能成为木材的这些树木都很粗壮,扭曲错节的树干和枝桠看起来很混乱,树下也生长着密密麻麻的小灌木和蔷薇类植物。

    头大了,该不会要冲进这个杂木林吧?

    林耀看了一眼手背上密密麻麻的血印,双臂上的衣袖也被划刮得很狼狈,只稍微一犹豫,就一头冲进了杂木林。一切为了小草!林耀心中给自己暗暗打气。

    目标果然在这里,林耀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此时小草的触须果然自动离体,从鼻孔和嘴里伸展出来,在空中摇晃,如同电视里珊瑚虫摇摆着触须在吸取海水中的食物一般。小草的触须肉眼查看不到,以前通过真气包裹起来离体时林耀也看不到触须的存在,但林耀能够通过心灵感应到它们的位置和形状,这时候再也没有任何怀疑,直接忍受着锐利的草木带来的疼痛,冲向触须伸展的方向。

    深入杂木林十来米距离花费了林耀二十来分钟,等他从一丛藤蔓的缠绕中脱身时,才突然现身体周围没有了草木的烦扰,来到了一个特别的空间。

    头顶上是密密麻麻的树干和汁液,将所有的天空遮蔽,连一片斑驳的天空亮点都看不到。周围是密密麻麻的植物,如同一堵坚实的围墙,将面积如同一个卧房的十几平方区域包围起来,让人感觉身处在铜墙铁壁当中。

    林耀的目光往下看,幽暗的光线下,前面的地上一片灰蒙蒙的,如同一块灰白的岩石,岩石的面积很大,占据了整个十几平方的空间,表面呈层叠状,如同一些不平整的磨盘,大小不一的层叠在一起。

    为了看真切,林耀蹲下了身子,伸手触向那块岩石,还没等他伸手过去,猛的心中一震,瞳孔剧烈收缩,嘴也张得更大起来。

    这是菌灵芝!如此巨大的菌灵芝!

    菌灵芝是青城山的特产,这种依靠死亡的树木枝干和树桩树根为养分的真菌生物,是一种极好的药材,灵芝孢子里富含灵芝多糖、灵芝多肽、三萜类、氨基酸、蛋白质等活性物质,对人体极为有利。但它带有纤维质外壳,不宜直接为人体吸收消化,所以如果人们直接买灵芝植株回家,只能用来作为观赏和装饰,炖汤服用的药效甚微,被人体吸收到其中的有效成分十分微小,绝大多数被排除体外造成浪费。

    人体要想利用灵芝的药效,就需要对灵芝孢子进行破壁处理,一般而言只能依靠生产加工药材的单位进行这项工作,市面上出现的一些破壁灵芝孢子粉就是可以被人体有效吸收的产品,其中的“破壁率”指标是决定产品品质的关键。

    林耀的脑袋有些懵,如此巨大的菌灵芝,需要生长多少年才能够达到如此体积规模啊?至少也有几千年时间了,不知道它附着的埋在地面下的树桩如何巨大,想来也许是上古时期的植物,围绕着它的杂木枝干也被这个灵芝附着,包裹在粗大的枝干外面,形成一种玄奥的寄生关系,让林耀一时弄不明白这些杂木怎么没有枯萎坏死。

    小草表现得越来越亢奋,打断了林耀的沉思,触须已经伸展到灵芝的菌体上,并急骤摆动。林耀更感觉出小草的触须已经开始吸收药气,但仿佛出现了什么状况,这种浓郁的药气时断时有,一股股的沿着触须经过自己的鼻孔和嘴巴吸收到胸口的种子位置。

    怎么办?林耀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行动,难道就任由小草的触须这么吸收?眼看一个小小的位置就有源源不断的药气,这么大一片区域,要吸收到什么时候去啊?难道自己要在这里过夜?守上几天几夜时间让小草吃个饱?林耀一时间没了主意。

    这些灵芝看起来很新鲜圆润,不像药店里销售的那种干瘪瘪如同枯柴般的感觉。林耀伸手抚摸着有些软的灵芝菌体,鼻子里问道了一阵清香的腐木气息,他知道这是灵芝特有的气息。这种气息很好闻,林耀不禁蹲了下来,弯腰凑近想闻得清晰些。

    小草的触须伸展得更远了,吸收的药气浓度更大,几十倍于之前林耀站立的时候。难道是因为小草的触须裸现在空气里的缘故?林耀一阵疑惑,立即想到了原因,正是这样,小草以前不愿意离体,就是因为触须暴露在空气中对它有伤害,之前接近杂木林时自己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才知道应该是空气中的灵芝孢子的药气让小草的触须不顾一切的暴露在空气中,这株不知道多少年的灵芝产生的孢子肯定非同一般,小草才能如此表现。

    想到这个缘由,林耀赶紧付诸行动,他跪了下来,伏在地上,将嘴缓缓凑近灵芝菌体,直到紧贴上那灰白微软的菌体。

    小草种子一样的本地猛的在林耀的胸口一跳,然后剧烈震动起来,林耀感觉到小草的触须伸展得更加远,沿着灵芝的菌体直接将十几个平方的范围包裹住。触须也有了变化,不停的分叉延伸,仿佛一个主根生出无数的支根和根须一般,将灵芝菌体完全覆盖,从中吸取药气。

    林耀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嘴巴紧紧咬着一块凸起的菌体,全身的疲乏让他连一个小指头都不想动弹,静静的感受着如同高压水柱般冲向自己嘴巴的药气,这些药气达到小草的种子里后,被无一遗漏的吸收殆尽,一点都没溢出,连以前小草析出的中性药气都没有。

    时间慢慢的过去,林耀的手机响了起来,但此时他不能开口说话,摸索着按断电话,回了个“我没事,别打搅”的短信过去,就将手机放在了一旁的地上,继续专心感受小草的情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表的菌体里含有的药气越来越少了,林耀感觉到触须开始沿着菌体延伸到地下深处,药气吸收的度越来越快,浓度也越来越高,直到林耀感觉中触须伸展到地下二十多米深处时,才停止了继续伸展,想来这是菌灵芝的最深之处了。

    树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直到林耀感觉眼前的菌灵芝只能看出一片灰色时,小草才停止了药气吸收,所有的触须瞬间回到了林耀体内,缩紧了种子里面。种子的震动一直没有停下来,越来越剧烈的震动甚至让林耀担心会不会震碎自己的胸骨和心脏,只是这种担心没有依据,因为小草所处的位置仿佛是胸口独立开辟出来的一个空间,与心脏和内脏不相关。

    咔嚓,林耀仿佛听到了胸口传来的一个声音,小草的种子突然停止了震动,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仔细查看后,林耀现种子外壳充满了裂痕,其中一道裂痕很深,直透种子里面。

    这是要芽了?带着一阵疑惑,电话再次响起,林耀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他只好爬起来,拍打一下前胸布满的水汽和地上的脏泥,从原路返回。离开的林耀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菌灵芝颜色生了改变,从灰白变成了土黄,并迅下沉,如同泥土一样融入到腐殖土地里,再也不见菌体的痕迹。

    走出杂木林的林耀感受到外面的明亮光线,心情颇为不错,小草吃饱了,他累惨了,但这一切都很值。

    =========

    感谢“不要杀我”、“泥坑”、“胖亮”、“我是小小蛇”、“气死猴子”、“kuei柜子”打赏!!!

    感谢“不要杀我”的3k催更票!你这是送我的,谢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