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丹医

第一卷 【命运的开端】 第三十三章 送上门来的好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是耀儿回来了呀,二伯好久没看见你了,都变得快让二伯认不出来了,耀儿越长越俊俏了。”罗济昌热情的说道,还准备上前来拉林耀的手,想表现长辈的热切关怀。

    此时罗济昌心里很有些震撼,看来获得的消息是真的,罗济民家弄了个绝食药方,将病怏怏的林耀治愈不说,连相貌都变得俊秀起来,这种调整人体机能的药方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想到这里,罗济昌脸上的笑容更甚。

    林耀厌恶的躲开罗济昌的亲热,绕开这个势利小人后,走到旧矮柜上倒了杯白开水喝下,对着林红梅说道:“老妈,还有吃的没?我没吃晚饭。”

    林红梅在林耀回来前也一直板着脸,此时见到林耀才转成慈爱的微笑,回道:“厨房里有热饭热菜,你爸也刚刚吃过,你自己去弄着吃吧。”

    “这么晚了耀儿还没吃饭啊?一会二伯带你去宵夜,年轻人身体要紧,应该多吃点好的。”罗济昌又凑上来表达关心,和蔼的语气让不知道他底细的人会十分舒服。

    “用不着,你的东西我们无福消受,留着给别人吧。”林耀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继续说道:“另外,你别叫我耀儿,这里没有你的耀儿,大家其实不怎么熟,不用这么亲热。”

    被如此顶撞的罗济昌仿佛一点都没生气,象对待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一样接话道:“呵呵,小孩子就是容易激动,看来你对二伯误会很深啊。以前是二伯不对,只忙着集团的事情冷落了你,二伯今后一定改。”

    林耀没有理会罗济昌,走到厨房盛了碗饭菜就回到客厅,他不放心父母应对罗济昌,那家伙实在是只老狐狸,道行太深。

    “三弟,我之前的提议你看如何?我看你还是重新回到集团来吧,老爷子也是这个意思,罗家的人自然应该在罗家的集团下展。”罗济昌用非常热情的语气劝说罗济民,动的是亲兄弟的情义牌。

    罗济民有些犹豫,他虽然不愿意跟华仁堂集团合作,但想到对方的实力,一时间也不好取舍,毕竟由一个大集团来操作这种功能饮料,规模和效果要远远过自己家的小打小闹,广大灾民也能获得更大的帮助。

    见到罗济民有些意动,罗济昌立即趁热打铁,道:“三弟,要不这样吧,集团让出1o%的股份给你,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都是看在我们是亲兄弟的份上才会如此安排的,大哥那里我去做工作,其实这也是老爷子的意思,他不想看到我们亲兄弟不团结。”

    罗济民抬头看了看罗济昌,没有说话。这时候崔浩东插话说道:“华仁堂的资产已经过了两个亿,1o%就是两千万,这么多钱简直就是白送啊。”

    “白送你去要吧,我们家不要白送的东西。”林耀立即顶了回去,两千万来谋取自己家的配方和工艺,还说得跟施舍似的,对方的狼子野心早就让他不爽了,见到父亲有些犹豫,他立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林红梅抬头跟林耀交换了一个眼色,立即形成了统一战线。

    听到林耀的表态,罗济民知道了儿子的态度,之前妻子林红梅也明显不同意跟罗家的合作,虽然他依然想着依靠大集团操作会对灾民更有利,甚至都想跟罗济昌讨论具体的操作事项了,但此刻也只能放弃。

    “二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其实我们那个方子并不稀奇,值不了两千万,你们请回吧。”罗济民起身准备送客。

    罗济昌没有起身,仍然想说服二弟,在他看来林耀的意见可以忽略,小辈在这种大事上没有言权,如果是在老爷子家,他甚至可以因为林耀的几句话动手抽他。

    “三弟,都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何况我们还是亲兄弟,这关系已经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了。你有了这个能赚钱的方子,就应该考虑跟自己兄弟合作,怎么反而要便宜外人呢?”

    最亲密?林耀心里不屑的嘲笑,最亲密的人可以见到亲兄弟的孩子因为没钱治病撒手不管?还外人内人呢,这家伙从来就没把父亲当成自己人,脸皮真是厚得可以。

    “二哥,我们没有找别人合作,只是自己买了……”老实的罗济民就要交底,被林耀打断了。

    “老爸!说那么多干嘛?我今天的药你还没帮我熬好呢,再不吃药我就要死了。”林耀的声音很大,将正竖起耳朵认真听机密的罗济昌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捣什么乱呢?大人说话你别插嘴。”罗济昌有些生气,刚刚被林耀插话后二弟的态度就明显有了变化,他恨不得抽林耀两个嘴巴,这小子坏事。

    听到林耀的说话,罗济民立刻知道了自己应该有的态度,自己也是一时犯了糊涂,竟然相信可以跟罗家合作拯救灾民,罗家唯利是图的个性是绝对不适合成为合作伙伴的,他们只会将这种方子用于赚钱上,只保本不赚钱的方案他们绝对不会同意。

    林红梅拉了拉丈夫的胳膊,指了指厨房,说了三个字:“去熬药。”

    罗济民清醒过来后,站起来对罗济昌说道:“二哥,我这里事情还忙,就不留你了,家里又小又乱,也不适合待客,你们请回吧,代我向爸妈问好。”

    “哎呀,三弟你这么说就见外了,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上次收回你们在成都的住房,是因为综合考虑资产利用率,那时候你们一家人一年也难得来一趟成都,没想到现在你们都搬过来了,明天我就安排下面的人将那套房子收拾出来,你们重新住进去。老爷子说了,一家人都走动走动才好,这里的条件也不方便老爷子过来。”

    罗济昌依然不愿意放弃说服三弟,想到今天刚刚看到的评估报告,心头就一阵热,没想到被自己遗弃的这一家子竟然弄出了如此价值的东西,早知道这样过年的时候就不那么对待他们了,现在只能加紧弥补。

    “不用了,我们也就临时落脚在这里,一天也没有多少时间呆在家里,基本上都在外面跑,那房子你们收了就收了,不用给我们住了。”罗济民听到房子的事情,心中更是一凛,刚才怎么忘了这茬了,竟然还天真的想要跟罗家合作,自己还是不如妻子和耀儿明事理啊。

    其实罗济民智力很高,三兄弟中无论是学医还是读书他都独占鳌头,多年来全身心都放在了救治林耀,这才让他没有往别的方向展。另外,他一直想获得父亲的认可,所以这么多年遭受到冷遇甚至遗弃,他都幻想着能重新被罗家接受,这才出现了之前的幼稚行为。

    “三弟,我今天可是带着老爷子的命令来到,而且也带着十二分的诚意,你要再这么不尽人情就说不过去了。”罗济昌换了一种语气说话,仿佛带着莫大委屈。

    “我听说你准备将这种药液用于一种饮料,为了救治西部重灾区的灾民,这是好事情,老爷子当时就拍板让我跟大哥向你学习,华仁堂集团对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情是当仁不让的,一定要参与。”此时的罗济昌表现出一个拥有博大胸怀的爱国人士,漏*点洋溢的大声表态,那眼神和表情实在出色,让林耀不得不佩服他拥有极高的表演天赋。

    “三弟,你也知道现在灾情严峻,每拖一天都会有无数的灾民受害,可很多管理部门的手续也必不可少,你们家在成都没有基础,这方面集团正好可以帮上忙。哪怕是你们不跟集团合作,我也一定会帮你办好这些手续,让你尽快出产品。”

    罗济昌说完,话锋一转,道:“旱灾毕竟不长久,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这种产品就要转到其他方面使用,里面设计的报批和研生产销售方面的事情非常复杂,如果想要更大的帮助国人,你就应该选择跟集团合作。你放心,我们亲兄弟之间什么都好说,难道你还担心我和大哥会占你的便宜?”

    干笑两声,罗济昌暂时结束了演讲。林耀一撇嘴,心道,就是担心被你们占便宜,你们不占便宜除非太阳从南边出来。

    “二伯,我想你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这种饮料的报批事情了,我们家只申请了特定范围的批文你肯定也清楚。我跟你说吧,这种东西不可能量产,也不可能长期生产,顶多也就生产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以后就啥事没有了,你也不用费劲考虑这些了。”林耀只想早点打走罗济昌,只好先跟他说点机密,也可以让这些窥觑配方和工艺的人收起贪念,免得给今后的生产销售造成阻碍。

    “为什么只有三个月时间?”罗济昌立即就捕捉到了关键,他也没管此事为什么由林耀出面说明的事情了。

    “这就属于机密了,不能告诉二伯,反正你三个月后会看到我们家停止生产这种东西了,以后也不会有。”林耀笑了笑,堵住了罗济昌的探究。

    开玩笑,这个原因连老爸老妈都没告诉,还能让你知道?林耀心里鄙视了罗济昌一把。

    此时罗济民已经到厨房去假装熬药了,罗济昌立刻跟在他身后进入了厨房,仿佛这种要熬的药就是那种配方一般,他要偷学。毕竟林耀身体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说是服用了这种功能饮料的原液才能解释得过去。

    林耀陪着林红梅看电视,时不时的还对电视剧情评论一番,压根没搭理坐在椅子上的崔浩东。崔浩东也没有一丁点的不耐烦,仿佛一个乖学生一般,一直在认真听讲,不言不做小动作。

    过不了多久,罗济昌就出厨房来告辞回家,林耀注意到他的裤袋鼓鼓的,估计是偷了一包父亲正在熬制的药材。

    罗济昌离开后,罗济民一把关了煤火,出门来陪着老婆孩子看电视。

    “老爸,你熬的是什么药?我看二伯偷了一包带走了。”

    “哦,随便他了,我随手将帮邻居王大爷家孙子抓的药放到了药罐里,是清火去青春痘的,《医典》上都有,他拿回去研究一下也好,你二伯从小就不喜欢看《医典》,这次他可以补补课了。”罗济民笑着回答,引起了林红梅和林耀的大笑。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住这里的?”林耀有些疑惑的问道。

    “今天你奶奶打电话问我住哪里,还说要抽时间来看看你,我就告诉她了,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你二伯。”罗济民说道。

    “连罗家唯一对我好一点的奶奶他们都利用起来了,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林耀感慨道。

    “唉……”想到母亲也被他们利用起来骗自己,罗济民心中感慨更深,神情有些落寞。

    “耀儿,其实我们找家大公司合作能更快的帮到灾民。”罗济民依然没有放弃找人合作的想法,现在每天电视报纸和网络上的报道让他揪心。

    “老爸,你觉得有哪家大公司会只保本销售吗?就算有这种大公司我们也没时间去判断他们的目的了,跟大公司谈判你也经历过很多次了,谈判浪费的时间更多,你以为谁都跟钟叔叔一样真心想帮助人啊?”林耀拒绝了父亲的提议,药方的关键在他手里,他说了算,这个时候不能听父母的。

    “老爸,钟叔叔的水厂产能不错,完全可以应付我们的产品推广,这种推广你不要天真的认为大家都会齐心协力帮忙,我想更多的人只想着怎么从中获取利益吧,不论是大小经销商还是那些当地的主管部门。”

    “我们制订的从洪叔叔那里开始试点的策略是对的,只有开始试点了,让疗效显示出来,我们才能进行炒作扩大影响,影响大了后,才能有效监管,别人才不会设置很多障碍,产品才能真正送到灾民手里去。要不然,刚出厂的饮料可能就会被拖到全国各大城市高价卖给那些社会精英了。”

    林耀说完,罗济民沉重的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有道理,就从你洪叔叔那里开始试点吧。明天清早文佑民就派人来拖原料,我这些天就住在他们厂里了,你跟你妈自己安排好生活。”

    “好的,老爸你要注意身体,药液出来后,你稀世1ooo倍自己喝一点,我保证蛮有效果的。明天老妈跟我一起去接机,叶昭显他们要过来,这些人才是真正能帮到我们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